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学术动态 查看内容

一份极其珍贵的许氏文物——唐朝《许太清墓志》所潜藏的四大国家秘密

2019-6-2 17:35|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151| 评论: 0|来自: 杜立晖 郝良真

摘要: 编者许杰按:在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马庄乡张庄桥村许志福家里有一件极为珍贵的历史文物——唐朝《许太清墓志》。该墓志为正方形,边长54厘米,志文为楷书;志盖顶长宽均为31厘米,篆书。通过山东师范大学历史学博士杜 ...

编者许杰按:在河北省邯郸市邯山区马庄乡张庄桥村许志福家里有一件极为珍贵的历史文物——唐朝《许太清墓志。该墓志为正方形,边长54厘米文为楷书;盖顶长宽均为31厘米,篆书。通过山东师范大学历史学博士杜立晖河北省邯郸市文物局副局长郝良真二位专家考究,写下了《唐许太清及夫人墓志铭考释》。二位专家认为墓志内容丰富史料价值颇高,特别是对于研究唐代中后期的地方矿冶机构、昭义镇的基层军职、基层军官的退休制度、昭义军参与叛的军事行动等方面具有重大意义

感谢河南郑州许清华宗亲提供素材和信息。

《许太清墓

大唐昭义军故节度军前游弈副使、戡黎府折冲 、试太仆卿、颍川郡许府君并夫人太原

王氏墓志铭并序

处士崔翔撰

府君姜姓,本自大周受命 ,以子牙公为周太师,克辅邦国,功平海内,以子孙分爵列土 ,因封袭于颍川,遂以国而命族焉。廿载簪裾 ,官讳并存谱传 ,不可备述于文也。皇考讳晃 ,性怀干直,执明公体 ,累任固镇冶务节度衙前十将 。府君讳太清,外族河内司空氏。府君幼怀奇节 ,久历辕门,事主直道,心同铁石。顷岁淮西不宾王庭,府君军属上骑 ,匡君无惮于艰阻,开弓月满,镞发穿杨之妙。元首奖其劳,赐彩帛戋戋,寻加前职。伏以狼星殄灭,干戈倒载 ,职任不达 百夫之长.府君乃长叹息日:“余以平生壮志,曾为君主南征北讨日月徂迈 ,不觉老之将至。既命奇不遭大遇 ,更何碌碌军门,逐蠢蠢之辈 ”遂请休停闲,居于水之阳,从逸其性,运天之命,岂不为达乎耳顺之岁,退迹林园,享龄八十八,凡仅卅载,优游于世,乐得其道,诚可为蹈踪高德,侔于往哲。婚太原王氏为夫人,周灵王之裔,源流深远淑懿芳传。不幸于府君之先谢,去大中八年正月二日因遘疾享年七十一,殁于临县通圜坊之私第。取其年正月廿八日,于县城西五里狗山之 东麓买地三亩,创造新茔,兆窆之礼也府君去大中十一年八月十八日于旧宅终天之运有子二人,长日士兴,次日全亮,虽不处荣禄,悉有孝节,颇著成家之美,号哭无时。里巷聆之者无不为之伤哀。有女二人,长适弘农杨凝,不幸短折。次适广平司徒琮。令子士兴、全亮泣血殒而复苏,相谓日:“人之时运,唯今与古,恩莫大于罔极。古人有制,毁无尽性。”乃节哀徇礼,称家备以丧事。取大中十二年正月廿八日青占吉,追副旧茔合之。礼也虑山泽靡定。故请文而志之,永存年代呜呼!铭日:府君平生,胸襟旷达,闶阆机神弯弓臂月,事亲克孝,匡君尽节夫人之德,言行及古,筠篁比操,兰芝并茂,姻族归仰,共承规矩于戏人世悠悠若流水,道途往来无休已泉门怆掩新魂魄,孝子悲哀情难止。

杜立晖郝良真二位专家的考释内容

从志文内容看 ,志主许太清是昭义军的一名下级军官,自称是颍川郡姜子牙之后裔。

“皇考讳晃”,按墓志的行文习惯,一般是按照班辈顺序叙述先祖因此可推知,“皇考”即指志主之父许晃。许晃“性怀干直,执明公体,累任固镇冶务、节度衙前十将”。志文称 “外族河内司空氏”,按《资治通鉴》云:“由是百姓虽死,终不附之,禁人偶语,犯刑外族。”胡三省注:“男子谓舅家为外家,妇人谓父母之家谓外家。外族,外家之族。”是则知志主之母为“河内司空氏”。许太清本人曾担任过义军的“游弈副使”等职,参加过平定淮西叛乱,因在战争结束后“职任不达百夫之长”而“遂请休停卜闲”,在“耳顺之岁”即 60岁时“退迹林园”。其夫人太原王氏于大中八年854月二日辞世,享年71岁;其本人于大中一年857八月十八日去世,享年88岁,“大中十二年正月十八日”合葬于临“西五里狗山之东麓”。“临”,即今河北永年县临关镇所在地据《和郡县图志》卷 15《河东道》载“……管县八:永年、鸡泽、水、肥乡、清漳、曲周、临、平恩”可知,唐代临县属州管辖。墓志所载时间、地点明确,为晚唐昭义军之下层军官夫妇合葬墓志。

《许太清墓对研究唐朝的四大贡献

第一 ,墓志对于唐代一项地方矿冶管理机构——冶务的反映。志文中介绍许晃生前所任职务时,提到他“累任固镇冶务”。 镇为何处《资治通鉴》卷 248《唐纪》64载:“文端又言:‘固镇寨四崖悬绝,势不可攻。然寨中无水,皆饮涧水,在寨东南约一里许。”’胡注:“《九域志》:磁州武安县有固镇镇,武安西北至辽州三百余里。”由此可知,同镇在唐代应属磁州武安县所辖。这是关于唐代冶务的较早记录。“务”作为一项管理机构始于唐代而兴盛于宋代。“务”的本义是强力从事、致力之意,后引申为专门从事的事情、事务在唐朝“务”演变成了官署名称,多为掌管贸易和税收的机构。宋代,“务”作为一项机构被广泛运用。如现了交子务、酒务市舶务、马务、铁准务榷货务等等。唐代关于冶务的载较少李绰在《尚书故实》中记载:“兵部李约员外尝行,……公云牧弘农捕获伐盗墓……人亦不能记其直,余器极多,……旋其盗考讯,与前无异,称皆商州冶务中时,商牧名卿也据《唐语林》卷1《德行》:“德宗初即位,……兵部李约员外尝行,……”所李约之事与前书所记相,唯有捕盗之事未记。《唐语林》所李约之事发生于德宗时期 ,可推知“商州冶务”的设置不会于这一时期据志主许太清的年大中十一年推算,其出生时应在大四年769如果当时其父许晃 20岁,那么到德宗初年许晃31岁,德宗未年时为56岁,可以推断许晃任“固镇冶务”的时间也很可能是在德宗时期由此,唐代冶务的设置当不会晚于这一时期。另据《唐时府王氏夫人合墓志铭》记载:“祖讳迪,水镜临人,任邢州司马。考讳光,政喧为诸冶判官。府君………六有八,以大和五年二月十日,奄辞人世。”按许太清卒年推算其“耳顺”之年应是大和三年829,很明显他与这位时府君实生活于同一时代。时府君一家在邢州一带活动,许太清一家则磁州、州一带活动,他们两家同属昭义军所统辖。时府君之父任“诸冶判官”,如果“诸冶”即为“诸冶务”之简称的话,那么就可推断,当时在昭义的统治内至少有两个以上冶务在。而,许太清墓志成为证实“冶务”以及“务”这一机构早在唐时期业已存在,并且在镇也曾设置过冶务的新材料。

王菱菱在《宋代矿冶业研究》一书提到宋代“矿场的产单位和产规模”时,认为“冶”和“务”是独的生产位,特殊的情况是:“一些矿产区名称还常常以‘冶务’合称磁州务,……这种冶务有的生产规模很大,例如磁州固镇冶务,是官府接派官经营管理的场所宋神宗时期曾课铁百多斤依据这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