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寻根文学 查看内容

名字响叮咚•长篇纪实小说《野种》(2)

2019-9-26 15:57|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97| 评论: 0|来自: 许林聪

摘要: 作者:许林聪 编辑:许 杰编者许杰按:从本期起,中国许氏网和许氏宗亲交流网隆重推出长篇纪实小说《野种》。《野种》的作者许林聪是贵州毕节市的21岁少年,题材源于一个许家孩子的真实故事。本文主人公海威降临后, ...

作者:许林聪  编辑:许

编者许杰按:从本期起,中国许氏网和许氏宗亲交流网隆重推出长篇纪实小说《野种》。《野种》的作者许林聪是贵州毕节市的21岁少年,题材源于一个许家孩子的真实故事。

本文主人公海威降临后,由于母亲受人诱惑,带着海威随先后找了四个婆家,这四个家庭的“父亲”非但没有给海威带来幸福,反而多次残害这个“野种”。为了保住孩子的性命,母亲只得再次带着孩子逃跑,来到海威生活的最后一家。不久母亲再一次被人诱惑,丢下儿子远走他乡,海威成了真正的孤儿。

岁月流逝,崖松挺秀。坚强的海威羡慕同龄人的学校生活,可是有钱的主人却把他这个尚未成年的孩子作为赚钱的“奴隶”,一干就是八年。期间,海威经常遭到主人的孩子欺负,他只能暗暗流泪,求助上天带他回到自已的家。后来海威的家人找到了他。海威的主人不同意他回到故乡去,除非赔偿抚养费。由于家里穷,一时拿不出这么多钱。海威只能继续非人的生活。一年多后,六十左右的婶婶带着十多人找到了海威。没有读过书的海威这时已经十四岁了。2010年,海威终于回到阔别14年的陌生故乡……

读完这部长篇小说,编者许杰心里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对过往的五个“父亲”恨之有余,对海威的遭遇同情有加,对“野种”的顽强甚感心慰。

本期推出长篇纪实小说《野种》第期《名字响叮咚》。

002名字响叮咚

     这一夜喜得发疯的海晟,永久保存这时的记忆,唯有自己知道苍天没有亏欠过他。

  走到小孩的身旁,轻轻将孩子抱在怀堆满笑容的他对着孩子努努嘴,还扮着鬼脸。但孩子看不到父亲的笑容,看到的是黑暗中没有万物的角落。

  父亲总是说着:“我给孩子一个微笑,而小把戏却不给我一个笑容,如果看我一眼也行,可惜就是不给我留面子,看来这孩子长大定比我威风八面。

  旁人说:“是哩,是哩。我们还是给孩子起个名字吧!”

  父亲如意吉祥地说:“好,起啥名呢?二爸你来起个吧!你读两年书!”

  抽着叶子烟地二爸说:“好哩!”

  二爸脑袋想了想,思考一下,犹豫不决地说:儿啊!你刚才不是说孩子不是比你威风嘛!就带个威,叫海威。但威有点自大,还是再加一个漫吧!叫海漫威!海威是乳名,在本地用,海漫威在有事业后叫吧!

  哈哈!哈!哈!海晟一手抱着刚起名的海威,一手握住二爸表示致谢!引得哄堂大笑有些邻居道别离开这喜气洋洋的屋子,回到家二话不说就入睡了。夜,好深了!

  海晟带着喜气劳累过度一天,更不知道现在是几点,看着快到凌晨一点,一阵阵睡意袭来,床上一躺竟然立马睡着了,只是脚上还沾着泥巴,这是他第一次没有洗脚就上床

  第二天早上太阳还没出山,海晟就早早起来打扫卫生,口内发出不知名的小调。虽然只睡了四五个小时,身上还是有使不完的劲!他将昨晚邻居们闹喜的鞭爆纸屑和其它垃圾装了一桶又一桶,一个接着一个往外送,直到庭院收拾洁净蓦然看到门外岩石上躺着一个人,似乎吓一跳!

  “这谁啊!大清早就躺在这里哪?”惊慌失色的脸往前一看,那就是熟悉的背影。父亲你怎么在这里躺下不见回声,海晟拉着父亲的手海半边这时才有知觉,看到儿子闪闪糊糊在面前,便说:“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是不是哪。孩子呢?怎么不见哪?”

  儿子半信半疑地不知道怎么回答,倒底是什么事儿,半天也说不出口。看到儿子这么慢慢吞吞,便又问到:“树难生的孩子还在吗?”

  “在啊!我的父亲你是怎么了。”

  听到儿子的回答才知道自己做了个梦。

  儿子这时才恍然大悟,知晓父亲可能做梦的事,并向父亲赔罪,怪昨晚上高兴过头没照顾父亲,让父亲睡在这里一个晚上,海半边不怪罪儿子。

  海晟告诉他,晚上就给孩子起名字了。“胖小子。叫啥名字都取了。”

  “乳名海威,事业名海漫威。”

  “起得好,喜欢的很,喜欢的很哪!”

  听到这话海半边高兴不得了,忘掉了昨晚喝醉的事,死活要去抱抱孙子。听到屋内传来两个孙女的哭声,叫儿子去看什么情况,最好叫她们别哭吓着弟弟哩。话还没有说完,人却奔向屋内寻找自己的孙子。

  越是喜欢这样的结局,老天却偏偏不会给你自由的选择,而是将你逼到逆时针方向!海半边也是这样的人物,总是想着能看着孙子长大,可惜生活逼迫你不得已而为之。

  海半边有五个儿子,两个女儿,千辛万苦才把七姐妹养大。对于自己来说谁来养老,都是一样的,看谁能控制这老爷谁就来养,于是家族把这位脾气出怪的老人托付给三儿子。

  三儿子是个明朗是非的人,为人相当不错,从小都有说服能力克服自己的父亲,父亲也很采用他的话,父子关系相当不错的,分地多给他一半。

  这样的安排,海半边是相当于赞同的,觉得自己与三儿子生活的来。于是不久离这里三十八公里的地方,踏进三儿家的大门。

  海晟不是太会照顾妻子,妻子产下儿子隔了三天就去镇上卖叶子海晟当时是一位小商人,卖茶叶为主,小商业是他的挣钱的活路所以夫妻之间关系还是满复杂多变的。当树难看到两个孩子打闹看不惯时,太想给孩子两巴掌。沉重的身体几乎让她站不起来,当时就骂着两孩子,再哭着骂没良心的丈夫,老子给他生三个娃,却不体贴我们女人生孩子的痛苦,他这个王八蛋,龟儿子。说着就抱着头埋藏在被子里。

  海艳芳作为姐姐已有六岁,看到母亲痛哭在床不知如何是好,也只能傻傻的呆着看母亲!海艳玲看着母亲,没做什么动作,依旧欢呼扯着姐姐的衣物,扯破一个洞再继续一拉,屁股后面一坐,惊的吓着做出刺激反应。

  姐姐看着衣服被扯破了,转过脸给海艳玲一巴掌,不过再添上几去脚上去,不对劲就闪开一躲,再偷偷看妹妹的反应。瞬间屋内两种哭声吵醒海威,海威睁不开眼也看不见这世界,也跟着哭声哼了起来,成了混杂音。

  海晟做生意,老早收起摊子回家,怕妻子喂不了猪牲口,所以五点整就到家了。看到家里乱七八糟的,也没说躺在床上的妻子,妻子骂他扯起话题!

  “你这个王八蛋说说看,生孩子痛苦不痛苦,你回答??”

  “老婆,生娃痛苦不痛苦,我不知道啊!我又不是女人,怎么能晓得嘛!”

  树难在床上坐起来,桌子有杯子伸手拿起来,向海晟扔过去,砸碎在海晟面前。海晟感觉不对劲就去安慰,花言巧语的语言迷住树难,树难是经不起语言诱惑,心理的恨放松了许多,马上就烟消云散。

  突然海威“哼哼”两声,她的双手抱起海威,安慰的语言似乎闭不住海威的嘴,再“哼哼”的两声,作为母亲,便把乳房的美味塞到海威的嘴里。

  海威吮着,原来那东西就是他没有睁开眼尝到的液汁,温暖到他的体温,滋润他的心田,更猜不出世界奇迹般的味道,从何而来,有多少正在等着自己去尝试呢?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