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寻根文学 查看内容

火煎姐姐•长篇纪实小说《野种》(3)

2019-9-29 12:04|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81| 评论: 0|来自: 许林聪

摘要: 作者:许林聪 编辑:许 杰003火煎姐姐秋也许是个成熟的季节,它不像春天那么羞涩,夏天么袒露,冬天那么内向,而海威在这个季节睁开小小的眼睛,看到成熟的果实,看到秋天的凄凉,秋风卷起漫漫黄沙,调谢的叶儿随它 ...

作者:许林聪  编辑:许

003火煎姐姐

秋也许是个成熟的季节,它不像春那么羞涩,夏天么冬天那么内向,而海威在这个季节睁开小小的眼睛,看到成熟的果实,看到秋天的凄凉,秋风卷起漫漫黄沙,调谢的叶儿随它漫天飞舞。

刚生下来的海威到大自然情景,是不是也有点秋的感觉。

炎炎的烈日高高悬挂在空中,金色的光线如箭海威的眼睛,火辣地烤脸蛋。海威“哇哇”大哭,母亲立刻从屋里跑出来,再把放在摇蓝里的海威抱出来。

哭,对婴儿来说是一种无形的语言是害怕,是饥渴,还是不舒服?母亲的到来,尤其是母乳的到来让海威不哭个不停。

海威处在婴儿时期,母乳的喂养已经没有往日好了,但还是那么吸引他,让海威一点点成长起来,而其他的食物开始进入他的胃里,尝到了美味的食物。

由于通过辅食的添加,可以帮助海威营养的跟进,母亲的怀里,由原来的简单的横卧变成现在的坚抱他的肢体动作也多了起来,双脚喜欢乱蹬,眼睛四周乱看,并且能够识别周围的人,也能够听出叫什么但还不清楚自己叫什么名字

其次,海威的嘴里开始有着坚硬的东西长出来,一天比一天大,嘴里想吐出许多泡泡就吐出许多泡泡,手喜欢抓什么就喜欢抓什么,什么都往嘴里送。他有时笑呵呵的,有时做出怪脸,再开始咿呀学语,也能够简单的发音啊、吗、哈的声音。也能够学会拍手,拍脚动作,小动作越来越多,非常有趣,从此便一天天进步起来,直到学会把手攥成拳头放嘴里便吸吮,但是不会分开指头放入口中,惹的大人们哭笑不得。

有知识文化的村干部认为这是婴儿时期的自然过程,有这样的生活动作习惯,说明长大很聪明的,因为他有自己的创新能力,摸索生活中的事物,才能有无穷无尽的启示智慧。老人们说,海威这个孩子这么小就不自在,长大了肯定好调皮!一旁的海晟只顾听,不时地点头陪笑:“海威这孩子确实有点……”

进入丰收果实季,饱满丰厚的粮食是农民关注的一刻,忙得站不起都是满脸微笑。自古都说:民食为天,说得一点点毛病都没有,也是辛苦的结果。但海威还是他们的谈笑话题……

不知不觉,农村活忙完了。阴沉的天气洒下白花花棉花,游手好闲般飘落在青色瓦上,害羞的给大地打招呼,向大地问好。再从细缝穿射过瓦房落在海威睡觉的老地方,听到父母撕打责骂的叫。

母亲怒气冲冲地说:“你今天去卖茶叶时间到,还不动身去挣你那鬼钱,别在老娘这里闹,我认输行了吧!那就快放开我,然后再滚你的。”

父亲手忙脚乱地穿上自己的衣服,发出皮带拉紧的声音外,生气地说:“我放开你,但你要好好照顾孩子,不能花我的汗水钱买人干活。别总是偷人家地里的瓜,偷人家的鸡。见一次就和你闹一次,直到把你打得屁滚尿流。”

“你这个挨千刀的,赶快点滚蛋,看着就恶心死了。”树难说:

说着咳嗽两声叫“老娘被你害死了,昨晚着凉,给我钱买药再滚你的。”

海晟抱起海威说:“我不想跟你吵,只要你好好带着孩子,我不会放你饿着的,只要你好好带着孩子,再苦再累都给你们穿的。”

“是了,是了,算我不好,快去吧,看着恶心死了。”树难急忙说

海晟把怀里的海威放进被窝里,生怕孩子着凉。顺手从衣兜里出一百元钱妻子,一会儿看到熟悉的海晟背着他那沉重的货物走向远方,模糊的眼睛看不清远方的人,更看不清他高大的面孔,隐隐约约消失在眼皮里。

树难觉得身子骨儿是有点冷,拾取柴进屋,烧起火红火红烈火,把屋里瞬间变成如此温暖。小娘闯进熟悉的屋里跟树难说话。海艳芳调皮捣蛋掀着小娘,死皮赖脸要去小娘家找姐姐玩,小娘乐意把七岁海艳芳带走,屋里只有树难、海艳玲海威。

四负的海艳玲四岁还没有其他伙伴,只跟着姐姐打闹外,没啥事情可玩。这时海艳玲装作一个怪脸来吓海威,海威太小不知害怕不害怕,就算拿蛇放在他脸上也不知感觉如何。

几个时辰过去,海艳玲跟在海威身旁做各样动作,看见小弟不动声色,就装模作样闭上双眼皮。当她无聊而没人理她,动手去抓弟弟的脸出显五线谱般的红线。疼痛让海威大哭起来。

树难跑过来就给海艳玲一巴掌,还没打就吓哭了。树难哄哄海威,把他放进被窝里轻轻地拍着让他入睡,又去安慰海艳玲有没有打痛她。树难把海艳玲放在两张长板凳上,怕滚下来就用平常背她的背带,把绑在两张长板凳上,右手右脸朝火,离火堂很近

然后抱进一大把柴往火添加,粗大的树杆一时半会燃不起来,树难手里拿着钱就去管家买药,把门扣着就走了,屋里只有两个弱小的娃子。

十几分钟过后,火越大越大,温度越来越高,海艳玲从恶梦中惊醒,她那手发烫,直到受不了。想离开那里却有恶魔绑住她,只有无能为力在挣扎,火在继续燃烧,脸皮烤得通红开始渗油,右手的手指融化。

一个人像被世界遗弃的孤儿,没有人爱,没有人管,连哭的声音都传不到别人耳里,只听到火的咆哮伤的痛苦锥心刺骨海艳玲嗓子哭哑了也没有人理,手烤化到手掌心门,更不停的往地下滴油。想哭也哭不出来,千千万万颗钢针穿进喉咙,痛得无地自拔。

火还在不停地发怒,燃烧她的命。可惜海艳玲的手到了手腕,右脸黑糊一般,发展到右眼角,痛苦般还是没有解脱。

小娘(海晟的弟妹)带着海艳芳路过家门口,门缝透露出屋内的熊熊烈火,心理责问嫂子树难真是的,有柴也不节约一下,我去看看一个人是怎么烤火的。

她的手还没摸到门坎就听到恐惧般的惨叫声,门还是从外面扣着的,小娘疑惑。还没想清楚她从门缝里看见露出惨状的海艳玲。小娘大惊失色,手脚忙乱推开门,把海艳玲抱起来,但是海艳玲被长板凳上,她把长板凳移开。海艳芳看到妹妹这样面目全非,吓得大哭起来。

小娘混身发抖,向邻居们助,在家的邻居们纷纷跑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是小娘哭喊声,来到跟前的人吓得全身肉麻,有的人不吓得尿裤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