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寻根文学 查看内容

艳奔计划•长篇纪实小说《野种》(5)

2019-10-5 17:13|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78| 评论: 0|来自: 许林聪

摘要: 作者:许林聪 编辑:许 杰一个月过去了。树难和自己的丈夫好象是分别藏在某个角落里的陌生路人一样谁也不认识谁,更不主动打招呼。由于海晟是街上卖茶叶的,抽两支烟就背上行礼就上路,也没给树难交代什么,两个女儿 ...

作者:许林聪  编辑:许

一个月过去了。树难和自己的丈夫好象是分别在某个角落里的陌生路人一样谁也不认识谁,更不主动打招呼。

由于海晟是街上卖茶叶的,抽两支烟就背上行礼就上路,也没给树难交代什么,两个女儿托给女带,熟悉的背影就悄悄地消失在熟悉的远方。树难走到门边瞧海晟走去了多远,心里痛恨海晟,全村村民责骂自己的时候自已的男人不但不帮自已,还而拳头待候。现在真的是直没脸见人。她觉得不管做什么家务都不值了,她化妆品的房间抹、涂、擦、照了好一阵,看到镜子里漂亮漂亮的自已,这才满意起来 

以前,每到自已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时候都有人叫她出去玩,或者去镇上游街玩,都有哪些美好回忆时光现在名声不怎么样好了也没人叫她出去玩,甚至聊天的人也没有了,生活中没人搭理她。

树难忙完漂亮之后把海威捆在背上背着,走出家门向集市走去,在路上遇见杨本雄,杨本雄向树难打招呼。

杨本雄同树难一同行走着,他寻找话题说“你那天被打没伤着吧说你是孩子的母亲,怎么大意呢?。

树难叹了一口气,带着忧伤的语气说:“杨大哥我不是故意的,没那心害自己的孩子。”

杨本停顿了一会,说:“这些我知道,看到他打你。我是有一点担心,又有一点害怕,生怕把你打伤了。”

“他敢?!他既然对我动手,我就想找个机会对他不客气!”树难眉毛一扬,非常果断地说。

杨本雄小心翼翼试探说“你恨他,我也是恨他。”

树难半疑半信说:“你为什么恨他啊!”

他上前一步说:“因为他和我打过架,我特别恨死他了。何况抢走了你

树难睁大眼睛说:“是吗?你喜欢我干嘛不早点

杨本雄变得严肃起,说:“那时我不知道你啊!直到你嫁给他几年才认识要不然我早就你做老婆了。

树难心中暗嘻地说:“是吗?你爱我,那天怎么不帮我?如果我被打死了。你会怎么样啊!

杨本雄抓住了她的手说:“我早已就有报仇雪恨的念头,就算现在不能报,我会暗中寻找机会给他致命一击,让他永无藏身之地!

说着说着,杨本雄另一只手摸到树难的腰部树难歪半开玩笑地说:“你充什么好汉,如果打伤了他,对孩子有什么好处,孩子不是白白给饿死了。虽然我对孩子不好是一时,可她们是我生的,是我生的,烧伤孩子不是我故意的!”说着推一下本雄,泪顺着眼角流下。本雄看树难似乎的痛苦的表情,又是搂抱又是抚摸地安慰

树难心会儿,觉得全村的人都不搭理她,没办法生活下去了。对本雄说:“我今天找你有事你愿意帮吗?

本雄还是用甜蜜的语言说:“你有什么事,我会尽全力以赴。”

树难对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带我离开这里,我不想在这里生活了。去一个远远的地方,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生活,重新做个幸福快乐的人

本雄不加思索地说:“可以虽然我不想离开这里但是为了你我也豁出去了。

树难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你为了我一切都可以做,海晟就不能了。你恋我三年,我也暗思你一年了。

本雄心中暗喜,说:“如果像你说的一样,我想,你我再去没人的地方商量。”

两个来到一个较宽的山洞,把身上的孩子放下来找个地方舒适。放下孩子的树难从肩上露出伤痕,使本雄有一种激情在身内冲击,慢慢走到她跟前对视你啥伤疤变多了。

高兴龙是一个赌博人物,是本雄玩来的伙伴,关系相当不错的,本雄借了他一些钱。没钱赌博时就跟人说女人的身体男女怎样才会生爱情,得自身难受死了,经验这样丰富的他却找不着一个媳妇。很多时候,包括杨本雄在内,别人太自夸你谈男女这么内行,怎么不见找个女人试试怎么还是光棍一条呢

高兴龙今天突然找不着手表,想起上山砍柴在那个山洞摔了一跤,认定丢在那儿,去那里一定找着。来到离山洞不远的一个常休息的窝,扒开树叶一条蛇蛇钻了出来,吓得转头就跑,刚跑上十几步他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就跑得出了一身汗。

树难再次背上孩子出洞口,说:“记带我离开这里,尽量在这个月完事,你想好,准备好呢!

本雄“嗯”一声答应,看到她走远了。心里想道,唉!想离开这里容易,可我不能啊!我有六十岁母亲要照顾,看上表姨妈家面的那个表妹后自已已去表姨妈家里送去了彩礼。能和树难幽会是她看中她的的美做我人还是可以的,但她再美,也比不上更嫩的表妹啊,何总我怎么能丢下自己的母亲还是人养再说一同消失,人家全都暴露我,还有脸回来见父老乡亲吗?

被蛇吓疲惫不堪的兴龙,过那个小头后就看到好朋友本雄躺在石板上。本雄看到他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