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寻根文学 查看内容

鞭子待遇•长篇纪实小说《野种》(8)

2019-10-13 20:52|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108| 评论: 0|来自: 许林聪

摘要: 008鞭子待遇阳光一次又一次高高悬挂在那远方,太阳一次又一次落下,日子日复一日的过着。其余的事物都没有变动,例如:阳光、月亮、星星、环境、某种物体都没有,而这漫长岁月使海威长大许多。当时,海威知道自己的 ...

008鞭子待遇

阳光一次又一次高高悬挂在那远方,太阳一次又一次落下,日子日复一日的过着。其余的事物都没有变动,例如:阳光、月亮、星星、环境、某种物体都没有,而这漫长岁月使海威长大许多。

当时,海威知道自己的名字,通过慢慢学步也慢慢变得稳定起来当他摇晚飘浮般出现在众人前,有些笑他,有些人对他指指点点,说这说那,更不会让自已的孩子和他玩。

海威与其找不到伙伴玩,不如找个有趣的事玩玩。他鼓起勇气走马路,偷看像自己一样大的孩子玩耍,学些就可以白动玩了。

走到树林下,一阵风吹到头顶,沙黄叶子哗啦哗啦的飘洒下来,正眼皮下飘过,彩色般的叶子落在眼前,那风景对是无人知晓的。

嗅着空气中浓郁的花香,循着香气望去,一丛丛、一簇簇的丁香花挂在枝头,引来无数蜂蝶围着它翩翩起舞,宛如一幅流动的诗画。

看着枝头的丁香花,他兴奋的跑过去,落下这门兴趣再寻找那门兴趣,这时丁香花是那么浓郁,正当他抬起头望着枝头大串大串白色花朵,让人心生疑惑不解之谜,并自信抚摸丁香花。

衣着朴素的丁香花,无论在哪里都很安静,那么海威就可以在这世间,也有幽暗峡谷,那里或许不被阳光亲睐,却焕发所有极的风景,而他迷失在这花中。

如果一朵朵丁香花就是他的海棠,海威在花丛中笑着,因为花是他的玩偶。看你这般鲜艳,花丛中,时不时冒出的绿叶,是精致的托盘,衬托着花。越看越精致,它就是海威的玩偶,那就是把它一把一把揪在手心里,再撒向天空,就像冬季的句式雪花,满天飞舞;像那桃花的花瓣一片一片地飘落下来,冷冷的、冰冰的、酥酥的砸在脸上;像鹅毛,如玉片,纷纷扬扬,铺天盖地,调皮地落进了本人的脖子里,而那里的风景曾是几次欢乐童年,自由的童年,丁香般的天堂。

明媚的太阳再次高高挂起,火辣的太阳烤得海威头额冒汗。

七月的天气难道真像八月骄阳似张火伞。中午,天空亮得耀眼,好像一大张烧烫了的白马口铁板。路边垂柳的细枝一动不动,树影缩成一团,蒙着一层尘土的叶子都蔫蔫地打卷了。柏油路面也被晒得软软的,向远处看去,空寂无人的马路上,似乎有一片透明的蒸气在升凝。

本想多待一会儿,但严热的天气逼着自己后退。倘若人体器官能够摆脱冷、热两大功能,那他觉得是减轻人类一部分的悲催。

但真理的事实并不是那么样,也不是我们人类敢想敢做敢为的事情。随着时间的过往,晌午的太阳依旧如此强烈,逼迫自已退回原路,离开这般风景。

返回到家里,他立刻坐在水缸冰凉的角落,好生让自己舒服啊!

原本想好好睡一觉的,谁想母亲闯入他的仙境,让自己做不成童年的幻想。

“海威,你早上跑到哪里去了,怎不见你的踪影,妈还以为你会被人拐走了呢?”母亲流着泪说:

“妈,咋可能呢?我只是觉得你最近不让我呆在你身边,所以无聊想偷看伙伴玩什么游戏,至于会被人骗吗?”海威小心翼翼地说:

母亲说:“哦,大一点说话都不得了,再大一点怕可要顶天了。”

母亲当时说这句话说无言以对,如果到现在他就一定能回复这句话的,而且非常漂亮!

他沉默过了一会儿,母亲向他递来今天还没吃的午餐,看上去非常美味佳肴。

“儿子,趁你哥还没回来,赶快吃完我帮你收拾碗筷。”母亲小心地说:

海威无奈地说:“为啥不等哥哥,爸爸一起来吃呢?哦!我知道,今天我出去玩时,(他)她们吃了,对吗?妈妈。”

母亲说:“我儿子真聪明,不愧是我喜欢的儿哪。”然后母亲的眼泪飘洒着,直到掉进他的饭碗,甚至落到他的脸颊。

灿烂晴空和阴霾岁月的自己,也拥有过许多话语,它犹如藏在心底的话,并不是故意去隐瞒,只是并不是所有的疼痛都可以呐喊。所以海威不敢问母亲:“妈妈,外面的人说我是野孩子,不是和哥哥一个爸生我,不是我爸的种,这是为什么啊!还有我为什么不跟哥哥姓拿,为什么要自己姓海。”

“你姓海是和海有关,从此不能问这个问题!”可惜就不敢问了,因为提起这个,母亲的脸色就不好看,从此就不敢提起。

母亲的哭泣让他也想哭,是美味佳肴的东西也难咽下去。

突然,爸爸满头大汗地走到客厅背景墙,哼道:“这年是什么鬼天气啊!这么严热,这钱怎么难挣啊!一天苦到黑还不到几分。”树难看到此情此景,顿时从海威手里抢走碗。

爸爸看到碗里面的东西,不是他平常用食,而显贵。他那有力的腿迅速飞过来,顺手揪住树难抢走的碗,怒气冲冲地说:“一看就怕他死了,偷偷给他留藏美食,我在这里每天任劳任怨,还让他吃的这么好。干嘛给他,他又不是跟我姓,白白养他,没让死饿死是最好不过的。”

发牢骚都是满腹经纶,再给树难两大耳光,再次把树难拖到他们的卧室,听到拍拍的两声,把海威吓得尿直发呆,小心抽泣。

“你这个臭娘们,让你给他,哪日来与你算帐。”拿拉掱说道:

树难惨叫声停了下来,门拍的一声,拿拉掱开始走出房间,从那漆黑的魅影寻找什么东西。

一会儿东扯西扯的找到了黑色屋的鞭子,有力的步伐向海威走来,扯着他的衣裳,鞭子发出隆重的响音,一道道的抽在细皮嫩肉的肢体上。

刚到七岁的海威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承受命运的安排。而不是海威没有想活下去的勇气,只是他的命掌握在这漆黑的夜里,谁能给予他重生的选择呢?                                        

苍天不给,上帝不给,佛祖不给,你只能承受夹杂的鞭子声划过肉体,连同带着惨不忍睹的小尖叫声,直到紫一块肉,青一块肉,没有任何痛的感觉。

也许在下一个天亮之前,他将失去呼吸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