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寻根文学 查看内容

火炭尝鲜•长篇纪实小说《野种》(9)

2019-10-15 17:50|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114| 评论: 0|来自: 许林聪

摘要: 作者:许林聪 编辑:许 杰明媚的阳光睁开它那光芒四射的眼睛,怯生生,静悄悄地,然后亲切地向窗户里面张望。那时,海威也开始睁开黝黑的眼睛,凝望那黑暗中的幽影,而不是光明,因为在他面前好象只有黑暗。在海威心 ...

作者:许林聪  编辑:许

明媚的阳光开它那光芒四射的眼睛,怯生生,静悄悄地,然后亲切地向窗户里面张望。那时,海威也开始睁开黝黑的眼睛,凝望那黑暗中的幽影,而不是光明,因为在他面前好象只有黑暗。

在海威心里,他 时常记得溪亭日的光明,是别人的光明;时常记得暗无天日的黑暗,对于自己来说它就是属于自己的黑暗,因此他从来没有自己的光明,只看到黑暗的角落,覆盖他的光明。

如果想谈起他的光明,是谁覆盖的?那么他就是父亲。他脑海中清晰浮现出:他往常都说自己不是亲生的,把自己当做小野种看待,骂我总是这么说,聊天也是这么说,让我出去随时都被人家议论。

有时候他非要将海威自己的名字改“小海”。他说:不许叫原名,如果让人家听见是自己白白给人家养的多晦气,你这小野种听见没有

从此,海威的大脑没有为自己清醒过,都是在迷茫中度过,像《聊斋志异》一样被女妖迷住,没一点自由空间,没有欢乐的童年,没有自己的伙伴,没有其他人对的好,只是没有饿死罢了。

海威从小到大第一个听到父亲的名字就是拿拉掱,直到现在为止他怀疑自己的父亲,拿拉掱到底是不是自己真正的父亲。他总觉得和拿拉掱有山河之隔,在父亲面前他不是躲避就是不敢说话。如果父子俩在一个屋子里,拿拉掱的神态眼神就是分外眼红,仇人相见似的,恨不得扑过去把自己撕碎,连毛带骨都吃个干净,甚至连一滴血也不能落下。

此时此刻,海威是待斩的羊羔,眼里是绝望的眼神,但又企盼奇迹出现,如果地面立刻开裂掉进深缝那该有多好!当然他更盼父亲将他赶出门,让好心人收留他有多好!希望下一个路口,我们不要走到同一个路口……

看到雪花,不知不觉,如同一颗昼星直挂夜空,孤独寂寞难耐的守着天明,而海威自己守到冬天,熬过漫长的岁月。

母亲还像以前一样关心自己,体贴自己,给自己美味可口的食物,可惜到那次父亲的挨打,他不接受那些食物。树难看到拿拉掱对海威不利,说话都是温柔体贴,总讨拿拉掱喜欢,免遭父亲毒打。

不管海威多么害怕自己的父亲,过了一段时间不小心又忘记了,偶尔出现瞬间的好心情。而冬天的雪让他产生了好奇,迷漫飘舞的雪花吸引走出屋外,忘记自己的恐惧

而这动人的雪花怎么会不打动他的心呢?因为小儿童看到新鲜的玩意儿是控制不住自己的。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摸它,去抓它有时刚揪住它,却变成一滴水,雪花原来是这样的调皮。小雪花吹上一口热气,雪花变成了晶莹的小珍珠。抬头仰望好似他也要化为其中一朵小雪花,飘飘欲仙地飘走了。

雪花虽好,却有强大的力量将他的手变得更冰冷,想想看那屋顶垂下的冰棍,还有那往日飞泻的瀑布变成了冰棍比他大的孩子用石头砸,碎片一声成了几半化为乌有。眼看自已的小手这么寒冷,生怕自己会变成冰块似的就跑进屋里他口中念念有词,说:“不行…不行……如果这样我摔一跤,手就会冰棍那碎了。不行…不行……我一定回屋烤火就不会成为碎片。”

于是他匆匆回到。看到火红的大火,他便迅速的来到火边。看那父亲没有什么脸色,而是全神贯注地抽他的香烟,好象房子里没有这个孩子

树难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紧握着一盒饼干。拿拉掱立刻把眼神移开,转向饼干他对树难说“我知道你买一盒饼干,让我来分给我们的孩子吧!”

树难说:“是的,你来分,还是孩子爸爸疼人!然后她装着不经意的样子离开这里去厨房。

拿拉掱手里的饼干开始扳成两份,然后又将另一半再扳成两块,然后再将扳小的两块小饼干再扳对半扳开。海威紧看着饼干,拿拉掱看一看自己的亲儿子,看到海威时,顿时瞪了他一眼。

无言的海威只能悄悄地呆在哪里等待着,眼睁睁看着父亲手里的饼干,先是递两块最小的给海威,剩下的全给哥哥,感觉不对劲再拿一块大的来递给海威海威微笑地说:“爸爸,你给我的有点多吧!哥哥那么少,我给他些。爸爸。”

爸爸严肃地说:“儿子,你过来,爸爸一定你吃个够,让你尝到更加鲜美的味”海威只管走向爸爸的身边,爸爸一只手抱着他,一只手寻找什么东西,好像突然发现自己摸到什么东西,拿出来是一双筷子。

爸爸说:“你的食物来了,你准备好吧!”

爸爸的微笑可以伪装,动作可以伪装,语言表达可以伪装,只有眼神不能伪装,但海威怎么知道他恶魔般的眼神!

爸爸用筷子挟着大火烧红的火子(烧过的木料这时海威听不懂爸在说什么,他只是感觉很害怕,本想离开自己的父亲,可惜晚了。爸爸的一只手紧紧把抱住,另一只手用筷子偷偷夹着火红的木

爸爸说:“儿子,请把你的嘴张开,美的食物来了。”海威张开他的大嘴,等待美味奇缘。

父亲说:“你这小野种,尝尝你今天的味道吧,到底鲜不鲜艳。哈哈!哈哈!”粗大的柴变成了火红的木降临在海威嘴。海威看到不对劲立马闭上嘴唇,危险已经降到他的身上。

这时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叫人的,他的手在作无用的挣扎父亲轻易地扳开了他的小嘴,将火红的木炭塞了进去海威尖叫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地抖动,那时,海威恨不得自已快点死去。这时他的手也放开了。

此时此刻的伤痛,让他喘不过气来,也根本出声音来。几分钟过后,他的身子一抖一抖后才哭出声来,啊,在地上翻,再是四脚朝天乱蹬啊,说不清那种味,都是让他自己生不如死的味,眼泪是泪流满面,象是永久都不干的河流。

像拿拉掱说的:尝下这种美味。这就是他所说的味,而这种味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人间一种悲痛的味,不是自然的悲痛,也更不是天先性的悲痛,是人类一种恶魔所降临的悲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