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寻根文学 查看内容

三入鬼门|劫后逃生•长篇纪实小说《野种》(11—12)

2019-11-6 09:36|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113| 评论: 0|来自: 许林聪

摘要: 作者:许林聪 编辑:许 杰011三入鬼门清晨,一缕淡淡的阳光投射映窗。伴着清晨新鲜的空气,闻着空气中夹携着的淡淡清香,唯有自己去嗅觉美好风景。而那母亲微笑离开那曾相遇的风景,消失在繁华的草木中,一簇簇鲜艳 ...

作者:许林聪  编辑:许

  011三入鬼门

清晨,一缕淡淡的阳光投射映窗。伴着清晨新鲜的空气,闻着空气中夹携着的淡淡清香,唯有自己去嗅觉美好风景。而那母亲微笑离开那曾相遇的风景,消失在繁华的草木中,一簇簇鲜艳的花朵聚集在叶片下,无数只蝴蝶微微张开翅膀,像人一样离开那里,那里也是母亲曾出现,曾消失的地方,让人分不清去何方,带有什么礼物回来。

今日母亲出去的印象给他很险峻,让人猜不出将会发生什么,迎来什么礼物,而这就是关注的一点。

遥遥相望那远方,出现的人不是所喜欢的。摇摆的拿拉掱面胡须,口露那狼牙锋利的尖牙,吐出那血红色的狼,大模大样的向他走来,想吞了这个小野人,便发出幽幽的凶光,其余的引颈长嚎,声震四野,让人见了,让人听了令人毛骨悚然。

看到海威和儿子一起打闹,心中痛恨这个外地狗,太想一把掐死算了勉得替别人养个狗杂种。

拿拉掱走到面,一把揪住他的肩膀上,手指掐入他的肉体,划出狗抓人的痕迹,开手再一巴掌甩在脸上。

“小兔崽子,今天有我在你就别想快乐,别想和我儿子打闹!今天就得好好拿点味给你。像你吃的美食一样,酸酸苦辣都有的,味道更完美,过来小崽子。”拿拉掱命令说道

海威紧着他,生怕遭到他的毒打,可能听话不会招来杀身之祸吧,但愿如此吧!但愿如此吧!

拿拉掱找了一根长绳,左手揪住他的衣服,右手绳子抽在他的屁股,海威哇哇直叫!“不允许哭,哭就把你喂狗。”海威紧闭嘴,泪水像洒水机在空中运行。

拿拉掱走到田坪,用一根绳子将他牢牢捆实,让他挣扎不了。看到他就更来劲了,拿拉掱用手里绳子拴住他的腰,一脚踢出去砸在万劫不复的深渊,黑田黑水向他的身体,这时他完全变成了染了颜色的黑人。

拿拉掱这时完成第一次,心还不够爽快,绳子一拉将他上来,又飞起脚踢下去,再一次重复操作,拉上来再一一次甩下去,碰到一块没鸡蛋大的石头,由于楼高,他的牙齿碰掉了两颗,没有谁能解救他,只听到上面有怪声在笑,他的哭声,他的泪水,飘洒在那稻田里,顿时埋下土里,难道他的泪水是人吃的粮食吗?非要把它种下去。

可惜啊,他无论怎样的表示愤怒都做不出任何无法挽回的事来,所以再一次奢望他人的救,可是这线希望一直没有出现,他失望了,怪他自己期待太多,这时陪伴他的只有辛酸的眼泪,痛的泪水。

他万万没有想到拿拉掱把他拉到堤坝上,将他抛向那山沟洪水,他就被甩在里面冲洗,去掉他全身的颜色。那时他想像着,如果绳子断了,他愿意随它飘浪,消失在遥远的西方,不愿生存在人间天堂。但人往往那样想到,但人往往得到相反的结果,事事都不会得到他的如意算盘。

本想他会死在那里,去了西方,并没所想的那样,模模糊糊躺在路上,火辣的太阳烤在他的身上,身体上冒出青烟,消失在空中。

“野种,野种啊!还有一种刺激味没有尝到,你去尝试吧!哈哈!

气喘吁吁,无精打采的海威,被恶魔脱光了衣服,抱向那茂盛的活麻草你知道活麻草么?活麻草是一种植物, 摸一下可提神醒脑,抓一下神魂颠倒,滚一圈你这辈子就完了。这种触毛分泌毒性黏液,不小心就被那锋利的毛尖扎到皮肤的话,就会又痛又痒,好像被什么动物咬了一口似的,皮肤立刻红肿起来,所以此植物又称“火鸡婆”“荨麻草”“蜇人草”“青话麻”等拿拉掱用力一抛,把他扔向一大片一大片的活麻草丛中

顿时,一股剧烈的疼痛油然而生,刺激着他的肉体,精神,像是被万根灼热的利刀刺着,一股绞心的疼痛遍布他的全身。

在里面翻滚,什么款式动作都有。他的脸色由黄变紫红再变通红,痛苦的呻吟让他痛的呲牙咧嘴,痛的五官错了位。那种滋味儿又痛又痒,能让自己神魂颠倒,让人生不如死的感觉。

那时他的哭声震动大江南北,没有人救他,便里面滚啊,那种动作,那种眼神,那种面目,那种惊慌,有谁能知道,只有他神魂颠倒中才知道,直到晕过去。

当醒过来时,他睁开眼睛时,快落山的太阳高挂的天空中消失,动下身体都是浑身疼痛,哭泣涕如雨,他知道自己还没有去西天安乐。没过多久,听到母亲和姐姐从远方传来声音时,他自己的泪水飘撒下来,淋湿铺垫的一角落。

看到母亲时,一个人熬过了所有的苦难,莫过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碎,还想动手去抱母亲,想洗刷自己的痛苦,这次的痛苦非寻常,无法格式化自己的苦衷,颤抖的手伸出指着母亲遗忘的角落。

真正的母亲却是无声无息哭泣着,自己蹲在看不着脸的角落,掏出所的心痛,直到狠心安静下来,走向她的卧角。

姐姐吓着脸一片冷白,说不出痛苦般的流泪。钱中燃悄悄把事情的经过说给她听,她泣不成声更痛苦。

海威看着母亲这样离开的背影,让他觉得好心痛都没有感觉似的,像千万钢丝戳穿他的心脏,直到五脏六腑,让人动弹不得,喉咙痛得发不出音调,瘫痪在自己的床垫上。

拿拉掱从暗处的角落偷看母亲,更用起他那侦探的眼睛盯住。看他那模样,穿梭一般地溜来溜去,多多少少看看母亲的神态。他自己多少有些害怕的感觉,生怕再遭到毒打,而母亲依旧往常照顾他,没有做出任何神态,专心做往日那些事情,对自己陌生了许多。

几日过后,海威的伤好了不少,拿拉掱盯住树难的动作减少了,便开始恢复像往常一样了。他这回都是躲在某个角落,度过漫长的一夜又一夜,看着日出而落的景色。

 012劫后逃生

直到有一天,夜色融融,黝黑的天幕上缀满了繁星点点,它们调皮地眨着眼睛,偷窥着人世间的秘密,海威带着疑问想象中成为自己的睡眠,紧紧闭着的小眼睛。

睡着没多久,母亲惊慌失措的样子跑过来,叫醒他,再把他挎在腰上,跑出家门,跑远方。而那乡村的夜景充满着宁静与和平,月光下的小路上没有一人打扰他们母子俩,只能见到树的影子而且也随着变幻出各样的姿态。远远望去,还可见依稀的灯光,时隐时现,增添了几分神秘感。不过,海威母亲并没有这种心态,慌张使她忘记一切。

树难汗流浃背,汗水覆盖着她的身躯,吃力地一步一步地向前进,怕儿子害怕时,安慰他说:“海威,别害怕,我带你永远离开这里,永远不受别人打骂,离开这里你永远都是幸福的过着,我们离开这里是为了寻找幸福,去个美好的地方。”

此时此刻,他的泪水滴浸湿在母亲的颈肩上,真想对母亲说些什么,但也说不出来。

几年过后,回忆此事,才知晓母亲是伟大的,用自己的心塑造,那时的话如今放在现在说:“母亲,让我轻轻的告诉你,你对我的爱意,关怀犹如身体的血液流淌不息,你对我的爱意犹如大脑的思维,时刻不止。”

他们母子俩逃跑时非常顺利通过,并没有任何打扰拦路各方面的情况,亮光照亮一切,让他们逃离这片苦海,逃离这般非常熟悉的童年,走向远方,来到人山人海的地方。行色匆匆过客是海威第一次见到更多的人,认识到同类的人不单单是他看见的,却是数不胜数更让人无法记数,使他产生多少好奇和疑问。

好奇是不是小孩的特点他不知道,没有非常人了解再回答是不可能知道的。从此他的想象也并非如此清闲的,走到哪里看见什么都要想想到底是为什么??在此事还没想清楚母亲便带他离开这里,寻找她唯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跟着一排人屁股后面,放眼望去,前面的人看不清有多少人都是摩肩接踵。

才没多久许多人接二连三的跟在他们屁股后面,海威笑着看看后面的人越聚越多越好,摩肩接踵的人不断从入口涌来,花坛边上坐满了人,喷泉周围站满了人。

他们母子俩人挨人,人挤人,像蚂蚁一样努力拥上前,直到排在第一位,然而母亲再从裤兜里抛出皱巴巴的纸币递给窗口的人员,换上崭新的纸单子。

他并不知道纸单子是用来干嘛的,但他知道单子的重要性,因为他看见周围的人都拥有它,并陆续排队进入等待区,自己却迷茫在其中抓不着头尾。

突然,他的脑海里出现熟悉的声音:“呜,鸣”;“哐当,哐当”;“咕呜,咕呜”;轰隆隆的声音,它是他小婴儿时熟悉的怪物,现在听人们说叫火车。

当母亲带着爬上了火车寻找自己的座位时,车门关闭后,火车开始启动速度由慢变快,带着一阵巨大的轰隆声风驰电掣般地冲过去,机车喷出的一团白雾罩住了小树丛,接着是震耳欲聋的机器摩擦声,从车底卷出的疯风,吹得树丛中直旋转,像要被拔起来似的,并搞得他晕头转向分不清东西南北。

等待恢复过来时,火车内都是些人,黑压压的挤火车的人毫无秩序。叫声、骂声、哭声、笑声乱作一团,这也是他第一次听到的乱杂音。

在他的脑海里总有是有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母亲若隐若现的带着一种微笑,仿佛是天使般出现在人家面前,正是她这样经不起和别人聊天,经不起别人的关怀,经不起别人的花言巧语诱惑力,谁是对她一点好就跟着人家去,更不怕遭遇什么,那时的她不知道是什么心态。

他没有语言表达自己,只是默默的坐着等待下车,毕竟火车一直跑啊!跑啊!直到快黑了,火车头再次愤怒地吐着发亮的火星,沉重地喘着气,冲破黑暗,沿着铁路驶向夜色苍茫的远方。

时钟随着火车的移动滴答声在响:“秒”是雄赳赳气昂昂列队行进的拖拉机。所以当他百般无聊时胡思乱想的时侯。

如果落日余晖照射着他的双手,他真会发觉自己,凭着日规上潜私的阴影,他也能知道自己偷偷想象,还是打发不去的时间,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切不得变动,忙着聊天的母亲生怕自己走掉了,唉。他真是很无聊,感觉自己的骨骼非常的酸赳赳的,软软的,像有千斤重的乐西压在自己身上。

他不知道自己坐了几天的火车,疲惫不堪的他被拖着下了火车,母亲和她的陌生人终于找到了一家小客栈,顿时他睡入自己的梦乡,做自己的鬼梦去了。

第二天清晨的景色竟是这样的迷人,使他陶醉,一切都是那样的和谐新鲜清丽,忙忙碌碌的人们在这种城市里快乐而又分和谐的氛围中,又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

随后,伢伢睁开了朦胧的眼睛代替了烦躁,看到母亲与别人嘻皮笑脸中,都要表达什么情意似的,分不清答应还是不答应,只有含羞的脸色不知怎样传达真情。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她们是在组成一对情人,开始过着浪漫生活,海威更不知道能有什么遭遇在等待自己,是福,还是祸。反正总是担忧魔兽的手会再用一次向他伸来,把自己弄成风烛残年,那可怎么办哪!他的心里像打鼓似的咚咚直跳,生怕自己的命运会被人家撑握在魔兽心里,永远摆不脱手中的魔兽中。

经不起诱惑的母亲开始答应人家,他的心依旧没有安静下来被母亲叫了过去,他知道有可能要叫他“爸爸”两个字,但结果没有那么叫,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要等待,为什么不直接叫还隐藏什么呢?许更多的事情难道就像那样百思不得其解吗?带着疑问靠在她的肩上,微笑的眼神看着,他放轻心情看着母亲。

陌生人说:“这小孩真是太可爱了,到我们那里一定能惹人喜欢。”

另一个陌生人说:“哪里一定的,哪里有像他这年纪的伙伴多,不怕每天都有地方玩,更没有人管着你,不像你之前认识的爸爸一样,这爸爸一定能对你好的。”

另一个陌生人男子说:“孩子是无的干嘛伤害他,就算不是自己的亲生的,他也是个人哪!

此时此刻,他的内心流露出那般激情,触动海威的心灵一阵阵的痛,瞬间无法抹去他的水。

如果能像陌生所说的,那他一定能过的幸福并有无数个伙伴,真能感觉开心到了无限终点,再不会有伙伴而寂寞,或许将是他的童年的开始。

母亲投入到情人的眼神里并没有感到自己的开心,无法完成关心儿女了,难道爱一个人就是那么伟大吗?但这些都是他看中的要点,他只想知道自己将会遭到什么待遇?想法中的他紧跟随母亲几日后,来到一条崎岖的乡间小路上,前面出现一群人抬起一个架子(轿子)。

那架子(轿子)并不是非常豪华气势磅礴,几根坚硬中大的柱子绑在一起,上面有个像人坐的地方,当走到他们面前,抬架子(轿子)的人踌躇一下,树难点害羞胆怯地坐上去,抬架子(轿子)的人立刻升起架子向前走,他紧跟其后,直到终点才知道这是结婚习俗时,他后悔没有记清楚母亲嫁人是穿什么衣服的,有什么礼节,热闹非凡的人把他带到不晓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文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