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丛林识趣 查看内容

全 民 打 麻 雀 的 故 事

2020-2-10 11:20|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49| 评论: 0|来自: 许宝民

摘要: 作者:许宝民编辑:许 杰一九五八年九月我在炮车小学读书。有一天早晨学校宣布停课三天,全体师生和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人们一起,参加徐州地区统一围剿麻雀的行动。 早晨七点多,全校师生集中,校长在会上简要讲了消灭 ...

作者:许宝民  编辑:许

一九五八年九月我在炮车小学读书。有一天早晨学校宣布停课三天,全体师生和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人们一起,参加徐州地区统一围剿麻雀的行动。                                                                                               

早晨七点多,全校师生集中,校长在会上简要讲了消灭麻雀的重要意义,分配了任务。会后,一、二年级同学留在学校附近,其余八百多人由老师带领去炮车南面的墩集北湖。到达目的地后,同学们迅速沿着沟渠堰道、庄稼地边分散站开。田野中已有不少农民分散站在树下和黄豆、玉米、谷子地里。大约八点钟左右,从西边邻近邳县的村庄传来几声枪响,接着人群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的吆喝声。空中有麻雀飞来,同学们随之发出阵阵嗷嗷的叫喊声。我们手中的茶缸、搪瓷碗、脸盆、铁皮桶、竹板用力地敲响起来,红旗和绑在竹竿梢上的红领巾摇动招展,学校的锣鼓齐鸣。农民偶尔燃放几只鞭炮,大地响彻在杂乱无章的振动中。如果看到一群麻雀飞来,同学们更是异常亢奋,跳跃着大喊大叫,声响提高了八度。麻雀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惊恐万分,四处无目标地乱飞,到处是驱赶的声浪,吓得它们无法停下来休息。中午前后,许多麻雀飞不动了,纷纷掉落在地上。我们一面叫喊,一面到庄稼地里、路边、水边草棵中捡拾掉下来麻雀。有不少麻雀睁着眼,瘫痪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只好任人收拾。同学们捡到麻雀后,用细线将其双腿拴起来,系成一串一串。到了第一天下午,各班捕捉麻雀的总数已有四百多只。

农民是消灭麻雀的主力军,他们凭数量获取工分。他们夜里连续作战,在草屋檐下掏鸟窝,到芦苇棵中用手电照鸟,那些麻雀见光后一动也不动,任由人们擒拿。他们还在不同位置布下鸟网,或在屋脊、田中、路边撒下拌有毒药的谷物为诱饵,麻雀食之不久便怒目死去。有些麻雀刚刚落在高高的树梢上小憩,他们便用土块掷之。每个大队都组织几支打兔子用的土枪(当时并未管制)对树梢轰之驱赶。麻雀走投无路,日夜不宁,毫无喘息之隙,完全陷入了全民围剿的厄运中。

第二天天刚亮,数以万计的各行各业的人们又涌向室外,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喊声震天,大喇叭震耳欲聋。城乡遍地布满了继续追杀麻雀的人群。

第三天中午,麻雀明显的稀少了,很长时间才能偶尔看见一只麻雀惊慌地飞去。不过这时不少同学声音嘶哑,喉咙红肿,说话喝水都很困难,老师和我们都疲惫不堪。脸盆茶缸被我们敲坏了不少,铜锣被敲成了两片,鼓被敲出了两个洞。但是围捕麻雀的战果辉煌,不到三天的时间,我们学校的师生共捕捉麻雀六百余只。

第三天下午,我们敲锣打鼓,用竹竿小棍挑起成串的麻雀,排着队伍去乌克兰人民公社(时辖炮车、纪集两个乡)管委会报喜。公社的领导接见了我们。他高兴地说:除四害捉麻雀,是上级统一布置的重大政治任务。现在全公社已捕杀麻雀两万多只,全社境内消灭了麻雀。正说话之间,会场上空突然有两只麻雀飞过,这位领导灵机一动地说道这两只麻雀是从邳县飞过来的。引起在场人的捧腹大笑。

经过多次大范围的统一行动和各地鼓励性的捕杀,麻雀真的稀少了。在继后的两年中,几乎看不到成群结队的麻雀在天空中飞翔,很少看到几只麻雀悠闲地在草地上觅食。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不少人在思考一个问题,麻雀常吃农作物、树木和草地上的害虫,怎么变成四害之一的呢?为什么后来没有再出现大规模的捕杀行动?多年以后,我终于了解到一些全国捕杀麻雀问题的来龙去脉。

原来,一九五七年九月在中共八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主席说,要消灭老鼠、麻雀、苍蝇、蚊子······,今年准备一下,动员一下,明年春季开始搞,中国要变为四无国,一无老鼠,二无麻雀······”毛主席一声令下,全国各地掀起了声势浩大的除四害运动。报纸广播不断宣传排山倒海除四害,造福子孙万万代。”“全民动员除四害,提前实现四无国。一九五八年春天起,全国各地不断采取统一行动捕杀麻雀。报纸上出现不少除四害灭麻雀取得巨大成绩的新闻。一九五八年四月二十日人民日报报道:四月十九日清晨五时,北京市围剿麻雀总指挥王昆仑副市长一声令下,全市八千七百多平方公里的广大地区立刻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枪声轰响、彩旗摇动。房上、树上、院子里到处是人,千千万万只眼睛监视着天空,围剿害鸟麻雀。到十九日下午十时止,据不完全统计,全市共累死、毒死、打死麻雀83249只。另据各地不完全统计,一九五八年全国公共捕杀麻雀2·1亿余只。其中河南省前四个月捕杀麻雀1·39亿余只,广东省3100万余只。安徽省卫生模范顾友昌,一人全年捕杀麻雀4700多只。全国涌现了一批捕杀麻雀的模范人物,在消灭老鼠、苍蝇、蚊子的工作中,同样取得了巨大的成绩。

捕杀麻雀一事在科学界引起较大的争议,尽管不少人对一九五七年反右斗争运动余悸未消,但是一些生物学家仍然据理陈词,大呼麻雀是益鸟需要保护一九五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中科院党组书记张劲夫就麻雀问题向中央写了一份报告说:科学家一般都认为,由于地点、时间的不同,麻雀的益处和害处也不同。有些生物学家倾向于消灭雀害,而不是消灭麻雀。两天后,毛泽东主席批示:张劲夫的报告印发各同志。一九六0年三月,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关于卫生工作指示中批示: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虫。口号是除掉老鼠、臭虫、苍蝇、蚊虫。毛泽东的指示和张劲夫的报告给麻雀平了反,麻雀逃脱了濒临灭绝的命运,也给当初反对捕杀麻雀的一批科学家卸下了沉重的精神枷锁。

由于多种原因,现在我们已经极少看到成群的麻雀在天空中飞过。环境污染和大量使用农药,致使麻雀的数量急剧减少。麻雀的减少以致虫害猖獗,又加大灭虫的药量,毒死了更多的麻雀,虫害更为猖獗。如此恶性循环,严重地破坏了大自然的生态平衡,主要原因是生物链上的麻雀急剧减少引起的。一些生物学家对此早已作出精辟的论证,并大声疾呼保护益鸟麻雀。非常庆幸的是二000年国家公布的重点保护的野生动物名录中,麻雀被列为二级野生动物予以保护,任何捕杀、食用、贩卖麻雀的行为,都是违法的。根据刑法341条第二款的规定,私捉二十只以上者,即可以非法狩猎罪入刑。此前媒体上,已有此类案例的报道。

小小的麻雀命运多乖,害鸟和益鸟的争论竟然牵动了亿万群众和高层领导。在经大量捕杀、急剧减少、大力保护的曲折历程后,珍稀的益鸟麻雀,一定会加快繁殖速度,消灭更多的害虫,成为人类忠实的朋友。

历史上对于麻雀问题引起的争论和高层作出的不同决策,应该引起人们的冷静的反思。         

 2020年元月9日   草于 新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