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情感天空 查看内容

深圳公安,我想对你说:一位隐蔽战线上的老兵隔“疫”情思

2020-3-11 19:45|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52| 评论: 0|来自: 许勇

摘要: 作者:许 勇 编辑:许 杰编者许杰按:本文作者许勇是四川省南充市仪陇县人,他退伍回乡后在仪陇县和深圳市公安部门干过几十年的治安耳目和刑事特情,这是公安部门隐蔽战线上的职业,他为社会治安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

作者:许  编辑:许

编者许杰按:本文作者许勇是四川省南充市仪陇县人,他退伍回乡后在仪陇县和深圳市公安部门干过几十年的治安耳目和刑事特情,这是公安部门隐蔽战线上的职业,他为社会治安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下面是他在春节期间看望儿子因疫情滞留深圳期间的回忆录。

离开深圳几年了,春节到深圳来看儿子因疫情滞留深圳。一直居家隔离,无聊就回忆这几十年我所经历的事情。在这里与大家探讨。我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出在四川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我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在当时的中国农村、只要经历过的人都会知道。父母靠挣公分养活我们一家人。在当时的中国农村可想而知是多么的贫穷。我父亲是抗美援朝志愿军复员老兵曾经在工厂上班家里负担太重才回农村的。因为贫穷我两个姐姐20岁不到就出嫁了。只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才知道如何的艰难

哪个时候除了读书就是参军才能出农门。我们的家庭生活水平这么差每一年都是靠借粮才能过下来,读书学费都缴不上。没有指望了我只能参军去部队发展了。但是我去了部队就取消了提干政策,我的希望又一次破灭了。

1984退伍回乡,中国也改革开放了。我不安于现状出去闯世界。我去了我们的小县城找事做。在县城住下来找工作期间我们县城发生了一宗杀人案。公安是见人就查,我也不例外被查。不过这里有一个小插曲,我退伍回武装部报到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报到的退伍老兵。因为大家都是武警部队回来的,刚见面就像兄弟一样他是城镇居民分到了公安局工作。我们农村的就不包分配,就是哪来哪去。在县城找工作期间他给我聊了这个杀人案件,我多少了解一些。派出所查我的时候我很反感,说了一些关于案件的看法。因为我当兵的时候是在劳改农场守监狱。空时我喜欢看一些侦破案件的小说内部刊物也喜欢了解犯人的心理。我对案件的一些看法引起了一个局领导的重视他请我吃饭聊天让我从此与公安结下了一段缘分。

在中国公安部门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公安战线上的无名英雄。在公安机关内部,一种属于治安耳目一种属于刑事特情。我想大家都明白了,治安耳目和刑事特情就是公安机关的耳朵和眼睛属于公安机关隐敝战线上的一种特殊力量,是为维护社会稳定,打击违法犯罪而游走于刀刃刀尖上的人。我就是属于这样一种人。当然现在有没有我不知道了。这种人有铁的严明的保密纪律,只接受公安机关领导指挥,而且是单线联系对父母妻子儿女亲明好友都不能透露半点身份。为了侦破重特大案件他们付出的代价是无法言喻的,甚至还要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

我在我们小县城配合公安机关干了几年后由于我县治安状况明显改善我来到了深圳。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地。这一来,我就在这条线上游走了十多年。在龙华破获过飞车抢夺案办案领导温其光民警叶文价值评估10多万以上;破获汽车盗窃案三台:其中东风货车案的办案民警吴贵平黃章华广田广本小汽车案的办案民警林富波东南小轿车案的办䅁民警许俊阳;破获了四川渠县致人死亡案办案民警黄旭学黄海斌;破获了二起入室盗窃案办案民警分别是解学勇办案民警罗伟平;破获了盗窃电缆线案件办案民警李泽仕。我参与破获的大大小小的案件太多了有飞车抢劫案,汽车盗窃案,致人伤害案,入室盗窃案,赌博案等等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无数个案件。这些都是有事实依据的都是深圳市公安局办理的。曾经深圳商报一个陈姓记者采访过我,还拍了很多照片。也许是出于保密或者工作纪律未见报。我就这样一直默默无闻的协助公安机关为公安机关提供情报和线索。

由于我们国家的天眼,大数据工程的兴起技术侦查手段高科技,法治越来越规范我们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了,无奈退出了这个历史舞台回归到正常生活中了。这些天一直都在想,如果我当年不走上这条路来深圳进工厂,跑业务,做生意,我是否会像现在的样子?我把青春奉献给了深圳,奉献给了社会为囯家为个人挽回损失超百万别人都有房有车有保险有票子而我却却得不到回报一无所有。我在深圳从事治安耳目和刑事特情时,曾经也有人对我说,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回报,别人你们的落地桃子,名也没有利也没有,我不相信,执着地在这条路上前行。现在我不想再提过去了只想为这些曾经为共和国奋斗在隐蔽战线上的战友们说声你们辛苦了,为了社会稳定,为了打击违法犯罪而作出了很大的牺牲有人问我后悔吗?我说:不后悔!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安宁、只要有违法犯罪存在,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