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情感天空 查看内容

重病中的“泥腿子”用生命宣誓:再将余生献给家族!

2020-5-11 21:20|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26| 评论: 0|来自: 许杰

摘要: 作者:许 杰 编辑:许 杰有这样一位泥腿子,他33年如一日投身家族事业,不但从不索取任何报酬,而且每逢筹集家族建设经费他总是带头捐款;每逢在他家乡召开家族会议,他家就是“人民公社大食堂”,他千方百计把会议 ...

作者:许  编辑:许

有这样一位泥腿子,他33年如一日投身家族事业,不但从不索取任何报酬,而且每逢筹集家族建设经费他总是带头捐款;每逢在他家乡召开家族会议,他家就是“人民公社大食堂”,他千方百计把会议引到家里召开,不管参会人员多少,一律自掏腰包招待!

有这样一位重病家族“老”理事长,他刚做完重大手术,睁开眼睛就要“听”家族事务;他刚出院就想参与家族活动!而且当他重提推荐的接班人后又郑重表态:“我退职不退责,如果我的病好后,我不再做家庭企业了,腾出所有精力协助你们搞好家族事务!”

511日上午,当湖南理工大学教授许友、岳阳许氏家族理事会常务事副会长许陆雄、副理事长许新民、理事许岳军、许关虎、许岳君和笔者许杰来到岳阳市岳阳楼区政府附近的玉鑫•巴陵星城133楼的一个单元时,我们终于见到了我们的理事长许成华!从45日分别才35天,他明显得消瘦了!喉咙下面一条长长的手术线和头部左侧的营养液输送管显示着他刚从死神那里逃回来!

35天的重逢,对于我们双方来说仿佛世纪之隔的第二次握手!

许成华虽然名字美好,似乎也前程远大,但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泥腿子!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你看他布满老茧的双手,你看他幽黑满“长”皱纹的脸庞,他简直就是泥腿子中的泥腿子!庄稼汉中的庄稼汉!不过,他在我们岳阳家族的许多人心里,许成华这个名字不但美丽无比,他的形象更在高大威猛!一个没有二把刷子的人怎能当上一个二十万人大家族的领头羊!他的这二把刷子,一把叫“执着”,一把叫“奉献”!

许成华的世代都是农民,直到现在没有一个成为“公家”的人,他的世代有一个遗传基因,那就是“家族奉献”。他的祖辈几代都是家族的负责人。小时候起,父亲每年都带他墓地祭祖,带他到邻近的平江县南江镇祖堂拜祖,自然而然,“家族”二个字就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父亲去世后,30岁的他就成了他所在的岳阳县月田镇茨洞村许氏支系的负责人,后来又成为家族的负责人,当了十多年的副理事长和常务副理事长后,2016年初,他又被正式推举为二十万人大家族的理事长。

当理事长五年来,他开创性地开展工作,主持创办的中国许氏网和许氏宗亲交流网,并成立了中国许氏网基金会,让家族事业尤其是寻根问祖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找回了从祖地岳阳外迁的十多万失联宗亲,完成了几百年来先辈们未了的心愿;当理事长五年来,他主持修好了七处十三座元明时期的公祖墓,为祭祖扫墓、寻根溯源和申报国家历史文物保护打好了坚实的基础;并且主持了三年一次的千人大祭祖,在全国率先实族绿色祭扫、环保祭扫、消防祭扫和零事故零纠纷祭扫,树立文明新风,经中国许氏网和许氏宗亲网报道后,今日头条、UC头条等许多特大新闻网站也纷纷跟进报道,推介岳阳市许氏家族清明祭扫的文明新风。当理事长五年来,他严管财务,以“制”治族,以“德”服族,推进家族事业的良性发展。

2016年维修岳阳县月田镇境内的许母汪老太婆墓时,正值七月炎炎盛夏,为了节省资金和监督工程质量,他抛开他的制扇厂,连续19天奋斗在祖墓维修工地上。

说许成华是老理事长,其实他的年龄也不算老,他今年才63岁,正是精力旺盛之时。而且他的四个子女中,其中一个儿子和二个女儿都是“仓禀实”的企业家,“不差钱”也应该是他的“专利”!但是他就是闲不下来,在家里,他办了二十多年的扇厂,每年有上十万元的收入。他除了扇厂就是家族,无论是时间花费还是金钱投入他都不在乎——只要家族有需要!每年在他所在的月田镇召开家族会议,他基本上引到他家里开,自然也在他家里招待,从不报任何经费!一年几十次在本县和附近县市开展家族活动,他的一台车就成了家族的专车,但也从来不报任何费用!

在笔者这个家族,我是志字辈,志字辈是家族中是比较高的辈份。即使如此,同辈份的兄弟也有五千人之巨!当然百分之九十左右的并不相认。许成华也是志字辈。在我心里,他是比我亲兄弟还要亲的亲兄弟!为什么?因为他是我敢于撒娇的哥哥!

记得2016年我被推选为家族理事会的秘书长时才认识这位叫许成华的哥哥,他当时也一起被推选为理事长。虽然在家族大会上初次相识,但听了他的开言动语后,我就感觉到,他是一位和霭可亲的兄长。和他在一起,我这个“多舌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甚至有不同意见就顶撞他,当然不是在大众场合,而是小圈子里。其实我只当了一年秘书长就辞职了。但在许成华这个老兄眼里,我辞不辞职他没有任何感觉,家族大小事务他照样非得和我商量,家族大小事务照样非要我参与,为此我与他多次争论过:“你是族长你作主!”“我不是秘书长了,完全不必与我沟通了!”但他就是不听,在他心里,我永远就是他的秘书长!在他的“绑架”下,我又当了他认为非常出色的不是秘书长的秘书长!

其实,他叫许成华,但我从来没有叫过他一声成华哥,“石水哥”是我五年来从来叫错名字的名字,因为我第一次认识他时,有人喊了他一次小名“石水”,从此,我把他这个小名喊开了,因为我觉得“石水哥”这个名字好亲切!但是不久,这个亲切的石水哥让我隔断了一个多月的“亲切”。

45日,“石水哥”在平江县南江镇主持召开了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会议。在中餐时,他的言语明显少多了,平常喜欢喝酒的他滴酒不喝了。下午他又将我们十多人“引”到他家招待晚餐,他竟然没有敬酒,也没有吃饭吃菜。我心里隐隐若若有点不安。从平江县南江镇回岳阳县月田镇茨洞村他家的路上,他一次二次告诉我,他在南江镇的会上提出辞职,他的最理想的接班人是湖南理工大学的教授许友,许友也是志字辈,是许成华的族弟,也是我的族兄。他说,他不便直接向许友挑明,打算让我有空后请我一起专程去岳阳市区许友哥家里当他的说客,向许友哥正式“摊牌”——这个家族理事长非许友哥当不可!过了十多天,我打电话给“石水哥”时,竟然是他的女儿许定军接的。她告诉我一个惊天消息:“我爸爸现在正在湘雅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然来他患了食道方面的重大疾病,手术进行了六七个小时。我当时竟然说话不出来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我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愿好人一生平安!”

第二天我提出去看他时,许定军说,因为疫情的原故,医院不允许探望,只允许一个亲人在身边。听说我的电话,“石水哥”竟然示意女儿将手机放到他耳边,他想听听家族方面的情况。今天,他刚见到我们不久,就迫不及待地说出了开头第二段的那句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