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寻根文学 查看内容

百日忆父

2020-6-15 12:57|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34| 评论: 0|来自: 许公方

摘要: 作者:许公方 编辑:许 杰父亲出生于1957年6月28日(农历六月初一)2020年3月8日下午13:40分父亲离开了我们!今天是2020年6月15日,距离分别刚好100天,在这100天的日子里,我总是时不时的想起您!父亲有兄妹7人,他 ...

作者:许公方  编辑:许

父亲出生于1957628日(农历六月初一)

202038日下午13:40分父亲离开了我们!

 

今天是2020615日,距离分别刚好100天,在这100天的日子里,我总是时不时的想起您!

父亲有兄妹7人,他排行老七,奶奶40岁才生父亲,那时我听爷爷说起1959年到1961年全国闹饥荒,连树皮、草根都吃,在加上那时医学又落后,兄妹7人,有3人未成年就病死和饿死,众多兄妹中存活下来的也就剩下4人,在当年的环境下这大家子人怎么活过来的?我无法想象。(父辈兄妹中,现唯独我二伯父健在,二伯父比父亲年长6岁,祝愿二伯父健康长寿)。

我清晰记得小时候我们一家子住的是非常简易的瓦房,一大家子住在一起甚是热闹,那时最怕下大雨,一下大雨家里的房子到处漏水,大人小孩就赤着脚拿着盆子和水桶到处接水,夏天我感觉还是很喜欢这种场景,因为可以玩水。冬天,就很尴尬了,记得有一回下大雪,直接把后边的一个小闲屋给压塌了。感觉那时的冬天特别冷,却因为年龄小反而感觉不到冷,经常穿着水鞋在雪地里跑来跑去,感觉那时候下的雪特别大,现在很难见到了,打雪仗、滚雪球、赶野兔的情景只能偶尔出现在梦里。

1994年在我13岁的时候,父亲筹钱盖了一栋水泥板二层小楼房,挺扎实的,一家人住在一起也比较宽敞,居住环境一家人有了很大的改善,在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一下大雨房子到处漏水了。

我印象中,父亲年轻时很爱钻研学习,其木匠手艺,在当地就小有名气,除了家里的农活,为了贴补家用,木匠没活干了,就去工地抬水泥板,没水泥板抬,就骑自行车到处卖冰棒,那时的夏天特别炎热,家乡的城市被定位为火炉城市,坐在家里都是汗流满面,父亲早出晚归,回来时总是汗流浃背,我当时小小年纪,就觉得父亲非常苦非常累!

印象中,父亲一生没有跟母亲吵过架,可能是母亲的性格比较温和吧,我一直想不通,这是怎么炼成的!小时候,我很怕父亲,但还是总惹事,每次惹事必挨揍,很多时候惹了事,就不敢回家,特别是我在学校,父亲对我结交朋友管得比较严,为了让我一心一意的学习,不到20岁不准我结交朋友,可能是父亲怕我贪玩,怕我结交一些孤朋狗友影响学习吧,父亲的良苦用心其实我小时候有些抵触的。

父亲脾气有些急,说话声音比较大,但一身勤劳、俭朴、严格、谨慎、善良,父亲是1997年(40岁)时病倒,后病情逐年严重导致半瘫痪(类风湿性关节炎)后来又患上胃病、高血压、脑血栓,肾衰竭。类风湿性关节炎是击垮父亲身体的元凶,其俗称为不死的癌症,常年吃激素药控制关节疼痛,但激素药吃多了伤胃、伤肾,多年来父亲一直坚强的与多种病魔在战斗,最后父亲还是被病魔所击垮,父亲的倒下,给我们这一家贫穷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打击。

母亲独自带着我和弟弟种着近5亩多的旱田(小麦和棉花)小时候我们家与其他邻居3家合伙养了一头黄色的耕牛,放学回家,做完作业,就牵着耕牛出去放牛,其他时间就跟着母亲学耕地、学喷洒农药,母亲对农药比较过敏,每喷洒一次农药就种一次毒,因此16岁的我就承担着家里近5亩多地农药的喷洒和田地的耕垦。

1997年~2003年,这是我们全家最苦最困难的6年,为了父亲的医疗费,家里经常性的断油、断粮,姨妈家是种水稻的,母亲经常依靠到姨妈家借粮来度日,在那个年代,物资、粮食都是极度匮乏,其实姨妈家也并不富裕。

花了很多钱医治可父亲的病还是不见好转,而且其身体状况一年不如一年,因此小时候我还埋怨(批评父亲的意思),父亲听着有些难过,但总是默不做声。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我,真是太年轻太幼稚。

后来我辍学南下广东,来到一家韩资电子厂打工,家里的苦日子才稍微有了些改观,但家里的经济压力还是非常大,2010年后,经过朋友的引荐和帮助,我辞掉了在韩资企业人事总务部主管职位的工作,来到了贵州省贵阳市做液化石油气生意,随着业务慢慢扩大,生意越来越好,家里的生活条件才有了很大的改善,父亲、母亲可以说再也不会因经济而发愁了。

2020123日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爆发,随后全国各地陆续封城、封路,因此我被滞留在湖北家里长达70多天,在这70多天的时间里,母亲其实早已知道父亲身体有异常,但母亲想待这次疫情结束后,再送去医院,母亲主要是考虑到疫情期间怕送去医院感染病毒而影响家人,所以一直隐瞒不告诉我。

父亲的性格又太过坚强,多年来生病从不告诉我们,也从不主动要求去医院,直到202038日上午9:30分母亲才告诉我父亲的病情恶化了,此时我来到父亲的房间,催促并要求父亲马上去医院,可父亲死活不肯去,说被多种病痛折磨20多年,太难受了,再不想给我和弟弟增加经济负担,还说活着太累了,已不想再活下去了,此时我和弟弟百般的安慰和劝说,父亲勉强同意说想休息一晚,第二天早上在去医院,可万万没想到当天下午13:40分,父亲就永久地合上了眼睛。

假如,没有这次疫情父亲早早的去了医院,父亲肯定还可以再多活几年,假如,母亲提前几天告诉我父亲恶化的病情,早几天送去医院,父亲可能也不会离开,一切的一切!现在我们都无法去挽回!也无法去改变!

虽然这次疫情我在家呆的时间长达70多天,而我为了打发时间,天天跑出去玩扑克斗牛,导致很少很少在家里与父亲聊天拉家常(我有感觉其实父亲很想与我聊天的)这让我非常遗憾和难受,这也是我心中永远的一个痛!

时至今日,已经整整100天了,时间,就是如此匆匆。生老病死,生离死别,这是人生无法避免的场景与结局,父亲健在的时候,我知道,父亲终有一日会离我们而去,可是,我没有想到,父亲竟会走得那样匆匆!年仅63岁啊!!一生多灾多难,受苦一辈子,正是该安享晚年,享享清福的时候,却偏偏被病魔夺走了生命。

子欲养而亲不待,我现在算是深深切切体会到什么滋味了........

亲爱的父亲:您安息吧!

亲爱的父亲:我们永远怀念您!

跪拜叩首!跪拜叩首!!跪拜叩首!!!

 不孝儿:方

2020615

湖北省应城市黄滩镇干河村许大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