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情感天空 查看内容

我累了,我寸步难行了!我退出岳阳许氏家族的所有活动,请不要问为什么?

2020-10-10 20:55|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49| 评论: 0|来自: 许杰

摘要: 作者:许 杰 编辑:许 杰尊敬的各位岳阳许氏家族亲人:我叫许杰,湖南省岳阳县毛田镇珠港村(原相思乡九龙村)人,供职于毛田镇人民政府。本人受已故父亲许龙初的影响,对家族事业非常热心,尽管以前对家族情况不了 ...

作者:许 编辑:许

尊敬的各位岳阳许氏家族亲人:

我叫许杰,湖南省岳阳县毛田镇珠港村(原相思乡九龙村)人,供职于毛田镇人民政府。本人受已故父亲许龙初的影响,对家族事业非常热心,尽管以前对家族情况不了解,甚至连我爷爷的名字都不知道(我父亲出生不到一个月爷爷就去世了),只知道我所在的石洞组都是一家人,但并不知道我们属于岳阳许氏家族,更不知道我们岳阳许氏家族是一个庞大的家族。2016年,我的叔叔——岳阳许氏家族第四届理事会理事长许尚球在辞职前突击做我的工作,非要我在家族理事会担任主职,前二次他做我的工作时我没有同意,因为我在政府单位上班,工作任务繁重,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从事家族工作。但是他第三次做我工作时我只好答应了,因为他担任家族理事会理事长呕心沥血,要我出山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家族事业。因为家族事业是家族的公益事业,例如祭祖扫墓,追根溯源,扶贫济困等等必须有人做。但是我答应只当秘书长,而且答应只当一年秘书长。

2016314日我正式兼任岳阳许氏家族第五届理事会秘书长,201744日,我参加完岳阳许氏家族三年一度的大祭祖后正式退出秘书长行列。但受许成华理事长盛情邀请,大部分家族活动我还是参加了。

自从我2016314日担任岳阳许氏家族理事会秘书长后,我的工作得到了家族广大宗亲的热心支持和帮助。我也没有辜负家族理事会和广大宗亲的重托,利用政府工作之余夜以继日地加班加点工作。我所创建的中国许氏网和许氏宗亲交流网每天花费的时间在8个小时左右,加上参加家族其他活动,所花费的时间就更多。2016314日至今,我基本上花费了我这段时期内三分之一以上的时间生命。由于长期上电脑和使用手机,我的视力急剧下降,戴着三四百度的眼镜,现在连开车都有些模糊了。

五年来,我在湖北仙桃许国红的帮助下,通过我的QQ和中国许氏网、许氏宗亲交流网上发布寻亲信息,找回了十多万外迁失联宗亲;我通过四个月的网上筹资和线下活动筹集修墓经费,协助以许成华为理事长的家族理事会修缮了813座元明时期的祖宗墓;为了寻根溯源、祭祖扫墓和申请国家历史文物保护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传播文明家风上也做出了不懈努力,至今我在中国许氏网和许氏宗亲交流网上发布了1569篇家族文章,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我自已操刀捉笔的原创作品。

因为家族工作的资金都来源于宗亲们的乐捐,所以在财务管理上我特别严格(包括我201744日没有担任秘书长后都坚持提意见),家族理事会的10多万元结余资多不能用于大型活动,只能用于每年家族的小型会议和寻根溯源、认祖归宗的宗亲和其他来岳阳联谊的宗亲,家族大型活动都只能另外筹集资金。所以许多家族活动我们只能自已掏钱。例如我凡参加家族活动用车,每年用车几十次,除一次去江西修水加了100多元的汽油作为家族开支外,再也没有报过一分钱的油钱,更别说报话费和电费及工资了。就说电费吧,我办了家族网站,每天上电脑五六个小时,大热天和冬季本来需要开空调,但为了节省我自已的电费,我从来没有开过空调,甚至夏季我房间里三四十度的高温时我连电风扇都舍不得开,我穿着一条短裤,任凭汗水洗体。冬天我尽管穿着毛皮鞋,但还是冻得手脚冰凉,甚到患上了感冒也舍不得开空调——不好意思,本来我的书房没有安空调。

尽管如此,我每年为家族贡献的经费在一万元以上。一万元对于家庭条件好的人来说算不了什么,但对于我这个工薪阶层基本上是一个大数额了。虽然我在我们毛田镇政府的上班工作人员中是工资最高的,但最高也只有五千多元,一年工资不到七万元。我用于家族的开支占了我工资收入的六分之一。我有几十亩果园,但近几年来收入税减,由以前的年收入二三万元税减到近五六年的万把几千元,甚至没有收入。我有二个孩子,大孩子成了家,但小孩子还只有十七八岁,一年六七万元的收入养家糊口就不错了,加之前三四年我在老家建了房子,已经负了债。

也许大家有个疑问:“你许杰每年为家族贡献上万元,究竟用在哪里?”我就粗略地算一下:我每年家族用车在五六十次左右,这个用车不是在本乡本镇跑,而是指附近县市和比较远的地方,因为我们家族很大,分布在全国9个省37个县,比较远的县市一般没有去,相思山周围的几个县市联系比较密切。虽然我胆子小,很少开车跑长途,但是上百公里之遥我是自已开车。每跑一趟就耗费几十上百元的油钱。说到开小车,我上班和下村很少开小车,主要骑摩托。我们毛田镇政府许多干部笑我说:“你的小车藏在楼上,热天怕晒着,下雨怕淋着,冬天怕冻着”。我是为了节省开支才不开车下村和上下班的,但为家族工作,尤其家族成员坐我的车的时候,我就没有躲闪的余地了。我办有家族网站,与外界联系多,我手机上有200多个QQ群,有700多个微信群,容易中病毒,易容死机,需要高档的智能手机。因此我几乎每年都要更换一台手机,花费都在三四千元左右。由于视力下降快,我每年都要换一副眼镜,基本上都是价位中等的眼镜,都在五百元左右。大部分家族活动都是自已掏腰包,例如2018年我去江西九江参加慰问百岁老人,往返一千多元只能自负,2019年家族理事会组建“湘鄂祖地访巴蜀”代表团开展寻访外迁宗亲活动,九天时间走访了重庆四川七个县市的外迁宗亲,费用开支是我们参与活动的五个人平摊。每逢家族捐款活动,我都带头捐款,少则一千,多则二千。例如2019年维修祖墓时,我以我个人名义捐款1000元,以我二个孩子的名义,每人捐款500元。

尤其是我办有家族网站,许多贫困的宗亲不但希望我帮他们写救助文章,希望在我的网站上发出来,还希望我带头捐款。许多轻松筹、水滴筹的宗亲也将这些信息发给我,希望我转发,也希望捐款。起初,我一般是捐200元,后来我是捐100元,再后来就是50元、30元等等,因为几元上十元又觉得太少了,不好意思捐。当然少数情况我也没有捐。2016年起,我支持外迁重庆的二个贫困学生读书,每人每年2000元。为家族事业我贡献了六分之一以上的收入。

我只是一个工薪阶层,我上有九十岁的老母亲,下有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尽管住在农村,菜自已种,鸡自已养,但一年下来,我这个毛田镇政府在职干部中最高工资的我在经济上举步维艰,难以为继。现在视力越来越差,经济上限入困境,我再也没有能力从事家族事业了。我累了,我寸步难行了,我决定退出岳阳许氏家族的所有活动,在方便的时候只经营我个人办的许氏宗亲交流网。

我累了,我寸步难行了。请理解我,请支持我!我已经说得比较清楚了,请不要问我“为什么……”了。我会将家族配置给我的电脑上交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