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情感天空 查看内容

舐犊情深--百岁老人许一妈与侄子侄孙的亲情故事

2017-1-4 18:28|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339| 评论: 0|来自: 作者创作

摘要: “金伢崽,金伢崽。”“细爹(相思山区方言,称奶奶为细爹),我来了。”“金伢崽,今天好象有点凉快。”“哈哈,细爹,我刚才给您披的那件棉衣呢?”“哦,那件衣厚了点,我放在床上。”“细爹,我换一件薄的来。” ...
“金伢崽,金伢崽。”“细爹(相思山区方言,称奶奶为细爹),我来了。”“金伢崽,今天好象有点凉快。”“哈哈,细爹,我刚才给您披的那件棉衣呢?”“哦,那件衣厚了点,我放在床上。”“细爹,我换一件薄的来。”

这是笔者日前在岳阳县毛田镇相思村上门走访许一妈时见到她与侄孙谢金书的温馨一幕,那天正是下雨天,高海拔的相思山显得有点“六月寒”。

谢金书的祖母同旧社会千千万万劳动妇女一样,没有名字,大家叫她许一妈。1915年5月19日出生于岳阳县原相思乡相思村(身份证号码是:43062119150519842X),在相思山这块贫瘠的土地上整整奋斗了一百零二个春秋。她的一生是勤劳俭朴的一生,是忍辱负重的一生,是无私奉献的一生,她虽然没有生育,但她养育了侄子侄孙两代人,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

谢金书的父亲谢均雄一岁多时,便失去了母亲,祖母许一妈把侄儿当亲儿,含辛茹苦地把他的父亲养大,不但将他父亲送读完婚,而且把他父亲培养成了一个有文化、有理想的优秀青年,他父亲也没有辜负祖母的期望,成为了一名公社基层干部。1961年12月29日谢金书出生了,全家喜出望外。不料,天妒英才,1962年2月4日,他父亲突发急病去世了,刚出生两个月零四天的谢金书成了孤儿,祖母哭得死去活来,听屋场老人讲,祖母每天呜咽、抽泣,几年没有干泪。两年后他母亲就近改嫁,抚养他的责任又落到了祖母身上。祖母更是把他当心肝宝贝,他是在祖母的背上长大的。当时祖父多病,不能干重活。种田、种地、喂猪、里里外外,祖母样样能干。

“我感谢祖母给了我一个勤劳的习惯。我七岁时就能跟着祖母上山砍柴。十二岁他就是家里半个劳动力了。现在我还清晰地记得祖母带我到生产部队出工扯秧的情景,屋场的老人都夸我‘能文能武’。

“我还要感谢祖母让我成为一名人民教师。1979年我高中毕业,参加了高考,由于色盲没有录取,下半年在生产队劳动。80年正月我亲祖父去世,我安葬了亲祖父,欠了账。我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生产队也不同意我再读书,可是祖母顶着多重压力坚持要我参加80年高考,当年我如愿以偿。我到师范读书时祖父祖母都接近古稀之年了,需要人照顾,我与妻子没有浪漫的爱情,我们是邻居,我去师范读书时,我们约定她帮我照顾祖父祖母,毕业后我们就结婚。

“我感谢祖母给我一个俭朴的习惯,一个刻苦耐劳的品质。我在师范读书时,学校每月发15.5元生活费,我每月省下8元带给家里用。在以后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我从来不乱花钱,也从未感到过困难。”

1982年6月,毕业分配,谢金书请求回家乡当教师,在卢塅中学一教就是三十年。

1986年2月,祖父不幸去世。子欲养而亲不在,是多么遗憾的事啊!幸好,祖母还健在。“父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他既为祖母的长寿而高兴,又担心她离开他。1990年,祖母大病一场,高烧不退,挂液五天了还退不下来,他一个个上门,把相思乡有名的卢盛行医师、许四佑医师请到家里来会诊,终于转危为安。

要让老人生活好,不光要吃好,还要“哄”她开心,“莱衣戏彩”不就是这样吗?他多次把算命先生请到家里,给祖母算命,事先嘱咐,只选好听的说,“百岁不老”、”福寿齐全”…等等。“算”得祖母开怀大笑。当时,谁也没有想到奶奶真的“百岁不老”。

2012年中学合并,谢金书没有去乡中学,来到了相思小学。人家说:“人往高处走,你一个毕业班的教学骨干,中学高级教师,怎么去教小学一、二年级呢?”他笑着说:“我也是往高处走嘛,相思山是岳阳县的最高峰哟。”相思小学与他家相邻。他白天教学,早晚陪伴祖母。忠孝能两全,是多么快乐的事啊!

给奶奶端茶送水,为奶奶捶背洗脚,帮奶奶盛饭洗衣,是谢金书夫妇的日常功课,能生活自理的奶奶一并笑纳。当然,家里的卫生打扫和烧水泡茶甚至做饭也成了老奶奶的本职工作,直到前两年,一年采摘三次的春茶也基本上是老奶奶上山采摘,因为孙儿孙媳都是教师,很少有时间做家务。老奶奶也乐为孙子们做些家务事,减轻他们的负担。

谢金书非常感谢党的惠民政策,2016年春节他在大门上贴上了春联:“亲民爱民民增寿,勤政廉政政传情”。他说:“祖母赶上了开明盛世,享受国家高龄补贴,民政部门多次上门慰问,问寒问暖。党政关心,亲友关心,祖母一定‘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