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情感天空 查看内容

《民事再审申请书》为存尸两年的大学生许肖飞呼喊法治的蓝天

2017-3-19 16:56|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367| 评论: 0|来自: 广东湛江许明法

摘要: 编者许杰按: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即将来临,而广东徐闻县西连镇许家村不满25岁许肖飞的尸体仍呆在冰冷冷的殡仪馆里有两年多时间了,不能入土为安。2015年2月1日许肖飞在广东省中山市读 ...

编者许杰按: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即将来临,而广东徐闻县西连镇许家村不满25岁许肖飞的尸体仍呆在冰冷冷的殡仪馆里有两年多时间了,不能入土为安。201521许肖飞在广东省中山市读大学实习期间被小车碰撞碾压而死,可悲的是,中山交警部门竟作出由许肖飞承担全部事故责任的认定书。许来付与吴妃梅为了其唯一儿子许肖飞之死而踏上漫长长的信访维权之路,两年来已6次到北京上访,包括打官司请律师费一共花费了20多万元。案发后,许来付宗亲在信访维权过程中因生活营养不良等原因而导致肠道肿瘤,已被切除20多厘米小肠,许肖飞之母吴妃梅也患有白内障、血糖过高及跌伤手臂,一直未得到及时医治,手臂仍无法恢复正常功能。现在许多许氏宗亲为这对苦难无助的父母吧捐筹爱心款,也有很多宗亲为许肖飞的父母维权提供法律援助,下面是许明法宗亲写的《民事再审申请书》 

民事再审申请书

[2016)粤申6184号补充材料2]
申请人:许来付,公民身份号码 440825195912063713
申请人:吴妃梅,公民身份号码 440825196107183741
被申请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东区中山四路43号。
被申请人:彭辉远,公民身份号码 441523198112056772
被申请人:中银保险有限公司中山中心支公司,住所地广东省中山市中山三路18号中银大厦181804-1812号。
被申请人:陈锦明,公民身份号码 442000198803052833
补充再审请求2
1
、提审并撤销(2015)中中法民五终字第357号民事判决。
依法支持申请人(原告)的所有诉讼请求,并判决被申请人承担本案的诉讼费。
补充事实和理由2
申请人认为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且原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一审法院未依法调查收集本案的主要证据,本案应依法提审并撤销。
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且原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中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城区大队(以下称为交警方)作出的山公交认字[2015] A00009 号与山公交认字[2015]C0016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为彭辉运、陈锦明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许肖飞承担全部责任之认定是否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即涉案2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凿。
(一)涉案2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争议的焦点之一是彭辉运与陈锦明是否系案发时驾驶肇事车辆的驾驶员。
肇事车辆粤TMJ365 号小型普通客车的注册登记人为彭辉远,而110出警人员为中山市东区紫马岭派出所的黄立文与刘沛兴,这两位警员在201521016 时(案发的第9天后)接受交警方的询问作证时均确认了当时在案发现场打电话的那位男子但说不出正确的事发地点,根据这一事实可推定案发时驾驶粤TMJ365司机彭辉远要么是醉驾,要么不是彭辉远驾驶的。其次,根据报警记录显示,粤TMJ365驾驶员于211658分报警的,而110出警人员黄立文与刘沛兴是在1720分左右赶赴到事故现场的(是陈敏东在1649分报警的,当时还没有发生许肖飞被碰撞倒事件的),当时在案发现场的那个男子一直在打电话。如果当时的报警电话与在案发现场那个男子所打的电话(运营商有通话记录的证据)不是同一个手机号码,也可推定案发时的肇事驾驶员并不是彭辉远。最关键的是,交警方并没有让110出警人员黄立文与刘沛兴指认他俩到案发现场时所遇到那个打电话的男子是不是彭辉远,因此,交警方认定肇事驾驶员是彭辉远并没有目击证人进行佐证的,其属于证据不足的。
2
、由于肇事车辆粤TJM170号小型轿车在碰撞倒许肖飞后逃逸现场,故交警方无法举证证明肇事驾驶员就是陈锦明。陈锦明在案发当天的询问和自述材料主张其驾驶粤TJM170号小型轿车将许肖飞碰撞倒地后,下车询问及查看车头的车损时因许肖飞自己离开现场而觉得没有什么事就开车离开了。可是,陈锦明在认为没事后便驾车离开了现场,却又在后来自行到驾车到民众镇医院叫医院帮助其抽血验酒精,并于1809分(即其撞倒许肖飞1小时39分后)才报警,这可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前后矛盾之举措的。
为什么陈锦明要这么急着自行去证明其没有醉驾?是不是案发时的肇事驾驶员醉驾碰撞倒许肖飞后急着离开了现场,事后将陈锦明调包回来当驾驶员(陈锦明系粤TJM170号小轿车的所有人)?因此,交警方根本没有证据证明陈锦明就是案发时的肇事驾驶员。
(二)涉案2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争议的焦点之二是肇事车辆是否属于超速行驶的。
即使认可交警方认定案发时的肇事车辆粤TMJ365驾驶员为彭辉远,粤TJM170驾驶员为陈锦明。案发当天的询问作证笔录中,彭辉远主张其出事时的车速为四十至五十公里/小时,陈锦明主张其将车速下降到20公里/小时,且彭辉远与陈锦明均承认了出事地点的前方有测速设备,但涉案的2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故的证据中并没有粤TMJ36与粤TJM170行驶速度的测速数据及其有关相片等证据。因此,交警方认定粤TMJ365与粤TJM170的驾驶员不存着超速驾驶,不承担此事故责任的证据不足。
即使本案的肇事车辆不安装行车记录仪(负责本次交通事故的办案民警石建权(警号161586)曾亲口对许来付等人说过:我包装好行车记录仪到时打开什么都知道),但交警方在本案中却没有依法出具案发路段保存的测速数据及其有关相片等证据作为认定事故责任的依据,属于故意隐匿或者销毁有关测速证据的行径,因此,可认定肇事驾驶员彭辉运与陈锦明均属于超速驾驶的。
(三)涉案2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争议的焦点之二是肇事司机是否属于醉驾的。
涉案的2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故的证据中并没有彭辉运与陈锦明的醉驾检测数据,而荒唐的是交警方竟然对行人许肖飞进行了死亡后取心脏血液进行乙醇(酒精)含量测定,其委托广东岐江司法鉴定所对此进行检测,并对许肖飞的心脏血液作出检出乙醇(酒精)成份,含量为2.0mg/100ml的广东岐江司鉴[2015]毒检字第0386号检测报告书。这是匪夷所思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交警方不对肇事驾驶员进行抽血乙醇(酒精)含量测定,而是对因交通事故导致已死亡5天的行人许肖飞进行乙醇(酒精)含量测定。因此,本案也可推定交警方故意隐匿或者销毁了其对肇事驾驶员彭辉运与陈锦明进行醉驾检测的数据等证据,应依法认定在本事故中的肇事驾驶员彭辉运与陈锦明属于醉驾行车的。
(四)涉案2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所涉及许肖飞遗留物证书、许晓华(许肖飞姐姐)《询问笔录》与郑伟鸿(许肖飞同学)《询问笔录》等证据能否作为许肖飞故意造成道路交通事故的依据。
由于交警方将许肖飞遗留物证书作为本次道路交通事故认定的证据,但这份遗书并没有时间,也没有经过司法鉴定机构进行司法鉴定确认是许肖飞的亲笔遗书,因此,这份遗书与道路交通事责任认定无关。即使最后认定其是许肖飞留下的遗书,但其最多只能证明许肖飞曾经有轻生的念头,本案中并没有证据证明这份遗书与许肖飞故意造成事故有因果关系。
还有,许晓华(许肖飞姐姐)《询问笔录》与郑伟鸿(许肖飞同学)《询问笔录》等证据更无法证明其与许肖飞故意造成事故有因果关系的。
(五)关于涉案2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所涉及的其它疑点重重。
从交警方现场勘査看,彭辉远驾驶粤TMJ365号车的前后档泥板均有生命组织,该车刹停时与许肖飞尸体竟有近六十米的距离,彭辉远实际是驾车碾压过许肖飞致其死亡的。彭辉远在案发当天的询问作证时还确认没有发生事故前其车头距离许肖飞二十米左右时,看到许肖飞穿红色上衣、蓝色牛仔裤、穿拖鞋,而其在撞倒并碾压着许肖飞后当时还以为压到砖头,没有想到的是撞倒人。在能见度极佳下,彭辉远竟然没注意路面情况,其有明显的过失,其足以证明彭辉远操作失当及超速驾驶的。还有,如果彭辉远的驾车是正常行驶的,没有超速,该车刹停时会与许肖飞尸体竟有六十米的这么远距离吗?彭辉远完全有过失伤害他人与交通肇事之事实存在的。
交警方于2015311日对肇事驾驶员彭辉运作出山公交认字[2015] A00009 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但这份事故认定书并没有涉及第一个碰撞倒许肖飞的肇事驾驶员陈锦明。申请人于2015616日提起本案后,也就是本案立案后的第10天后,即在2015625日,交警方才无奈对陈锦明出具了山安交认字(2015)第 C0016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对于属于同一次交通事故却要在相差竟长达3个月14日的时间后才作出第2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程序违法,其目的是想包庇陈锦明免除其作为肇事驾驶员的法律责任的。
由此可见,原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故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
二、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申请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
申请人于201578日书面申请一审法院调取中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城区大队山公交认字[2015]A00009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全部案卷材料及交通监控视频,并调取发生交通事故时路段的公安治安监控视频。但该院却只调取了部分案卷材料,并没有将涉案主要的证据:事故现场勘查笔录、现场图、现场照片、报警记录、路面监控视频、当事人许肖飞遗留物证书及其它证据材料等调取出来在法庭上给当事人进行质证,其程序违法。特别是涉案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路面监控视频,其不在庭审时进行质证,却以该大队的回函同等于已调取了该路面监控视频,程序严重违法。交警方无法认定卷宗保存的路面监控视频是原始的视频,更无法证明有关视频是否经过剪辑。涉案的交通监控视频与发生交通事故时路段的公安治安监控视频可以还原本次交通事故的真相,完成可以推翻山公交认字[2015]A00009号、山安交认字(2015)第 C0016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
综上所述,中山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城区大队作出的山公交认字[2015]A00009号、山安交认字(2015)第 C0016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无法证明本次事故是许肖飞故意造成的道路交通事故,也无法证明彭辉远与陈锦明是案发时的肇事驾驶员,更无法证明彭辉远与陈锦明不存在着超速驾驶、醉驾等,因此,彭辉远与陈锦明要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
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条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制作的交通事故认定书,人民法院应依法审查并确认其相应的证明力,但有相反证据推翻的除外等规定,由于申请人提交的上述事实和理由等主张、证据完全能推翻山公交认字[2015]A00009号、山安交认字(2015)第 C00163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故本案应依法由再审法院提审并撤销改判的。
此致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代理人:许明法
2017
31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