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许氏网

  • 岳阳市许氏家族理事会主办

  • 站长:许杰

  • 副站长:许双权

搜索
中国许氏网 首页 名人风采 查看内容

一生捍卫译文之美——记出生于南昌蔡家坊97岁的翻译大家许渊冲

2018-6-28 15:02| 发布者: 忧乐岳阳许杰| 查看: 139| 评论: 0|来自: 许 杰

摘要: 2014年8月,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国际译联“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授予了中国的一位老人,他的名字叫许渊冲,是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翻译家。 许渊冲毕生致力于翻译工作,在国内外出版《诗经》、《楚辞》、《李白诗 ...

20148月,翻译界最高奖项之一——国际译联“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授予了中国的一位老人,他的名字叫许渊冲,是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翻译家。

许渊冲毕生致力于翻译工作,在国内外出版《诗经》、《楚辞》、《李白诗选》、《西厢记》、《莎士比亚选集》、《红与黑》、《包法利夫人》、《约翰·克里斯托夫》等中、英、法文学作品120余部,是中国诗词英法韵译的顶尖专家。1999年,许渊冲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2010年,他获得中国翻译协会“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从小就富有诗意,童年经历是他“三美”理论的发端

1921年,许渊冲出生于江西南昌蔡家坊,在两岁时母亲就开始教他认字,管财务的父亲的规矩也给了他潜移默化的影响。可以说,许渊冲翻译的重要标准“三美”理论,最初就是得益于父母亲的自小教诲。

1926年,许老进入南昌实验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开始学习英语。但那时候的许渊冲对英语却并不感兴趣。后来,因为英文歌曲的美感,许老才逐渐产生兴趣。

“老师要我们班上背30篇短文章,包括莎士比亚的《Julius Caesar 凯撒大帝》,最著名的是这句,“Not that I loved Caesar less, but that I loved Rome more.”(并非我不爱凯撒,而是我更爱罗马。)真的美,很容易就背熟了。背熟了以后模仿造句。”

许老常被誉为“诗译英法唯一人”,在翻译毛泽东诗词、唐宋宋词、元曲、明清小说及《罗密欧与朱丽叶》、《红与黑》等作品中,他的“三美”理论都有充分运用。这不单单来源于他对美的极强感悟,还与自小就有的浪漫情怀不无关系。

“她可以听我讲故事,见我喜欢玩画片也很好啊,但是看到我画片给父亲收了,她也哭了,她要我到她家去,她要把父亲买的画片送我,同时还怕我父亲又把画片收了,还送我回家,所以这事我印象特别深。”

两小无猜的友情,回味起来总是格外的甜。直到十年之后,许渊冲才知道少时玩伴的故去,写诗纪念。在后来的自传《梦与真》里,也可见许老对这段过往的怀念。

西南联大四年求学光景:了不起的老师&了不起的同学,许渊冲见好就学

杨振宁曾说:“我那时在西南联大本科所学到的东西及后来两年硕士生所学到的东西,比起同时期美国最好的大学,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许渊冲也曾在《联大与哈佛》一文中说道:“联大可以说是超过哈佛,因为它不仅拥有当时地球上最聪明的头脑,还有全世界讲课最好的教授。”

这所抗日战争时期由清华、北大、南开在昆明组成的西南联合大学,汇集了闻一多、陈寅恪、朱自清、钱钟书、沈从文、胡适、吴宓、叶公超、刘文典等闻名于世的大师,更是培育了无数了不起的学生:杨振宁、王传纶、朱光亚、王希季、查良铮、杜运燮、何兆武等等。和这些老师和同学一起,许渊冲度过了精彩纷呈的大学时代,也为他之后的成就打下了最坚实的基础

谈及这些如雷贯耳的大学者,许老如数家珍。是叶公超教会他:“一个作者的风格固然重要,但是文法更重要。一个民族的文法重于作者的风格。”是闻一多教会他要把感情摆进句子里,是朱自清教会他“赋比兴”的差别……大师教学风格固然不同,而在不同之中,许渊冲却能做到见好就学,实为难得。

1999年,许渊冲渊冲被提名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2010年,他获得中国翻译协会“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回首过往,在西南联大求学期间,许渊冲与当今的物理学家杨振宁、经济学家王传纶、两弹元勋朱光亚以及两院院士王希季成为同年级的同学。这五个人被誉为西南联大五才子,理工文法五堵墙,日后名震世界。

杨振宁是许渊冲在各种场合常常会提及的一个人。在许渊冲看来,他与这个十几岁时便成为西南联大同班同学的杨振宁,有着跨越时空的缘分。他们共同接受了联大自由和民主的教育。只是在大学毕业后,杨振宁去了美国继续他对科学真理的追求。而许渊冲则选择了欧洲,研究文学和美的创造。

杨振宁和许渊冲经常会讨论,中国古诗词如何翻译,比如晏几道的诗词,“他是用科学态度对待翻译,我是用艺术态度对待翻译,我重的是美,他重的是真。这我就想到叶公超那句话了,个人风格不如民族文化更重要。”同样的,也是在进入西南联大后,许渊冲才开始和女同学有接触。碰到自己爱慕的女孩子,他靠的是一手诗意的才华。许渊冲曾兴致勃勃地写了英文信,信里装着两首译诗,一首是林徽因的《别丢掉》,一首是徐志摩的《偶然》,献给自己心仪的女生。

这份深入骨子里的浪漫细胞,陪伴着许渊冲遇见周颜玉、南茜、红线女……为这些女孩,他写过很多诗。直到后来看多见多,才遇到了相伴一生的老伴。但这份青春年少时的回忆,就如一个放大镜,感觉或许未在,但那份美却始终存在岁月里。

翻译界里底气十足的“少数派”:因为对自己的翻译有着足够的信心!

在诗意里,许渊冲徜徉了一生。他翻译古诗、戏剧、现代诗,在一个“雅”字上独具创新,译出了某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韵味,更多的是诗情画意。钱钟书先生就曾大赞他的翻译,“(钱钟书)认为我是“戴着手铐脚镣跳舞,跳得灵活自如,令人惊奇。”这个评价已经很高了。”

傅雷先生说过,所谓最好的译文就是好像外国作者是在用中文写。许渊冲也一直在强调语言的美感。或许因为这样,他常常受到质疑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也是翻译界里的“少数派”。但是许渊冲应对的方法往往就是公开比较,以理服人。

因为对自己的翻译有着足够的信心,所以底气十足。即使面对权威,他坚持翻译之美的原则也从未动摇。甚至是翻译界的泰斗傅雷,许渊冲也认为并非不可逾越,“(许光锐)写了篇文章,一万多字,附在《约翰·克里斯托夫》里面。看他那篇就明白了,他(许光锐)每段每段比,我每段都胜过他(傅雷)。”

中国人常讲“谦虚使人进步”,但有时候,我们更需要自信,相信自己的实力,勇于捍卫自己的成果。许渊冲如此做了,有人看他狂,可他狂的可爱,狂的有资本。

如今97岁高龄的许渊冲,依然保持着每天翻译一页《莎士比亚全集》,依然可以每天工作到凌晨三四点,依然热衷于骑着自行车出门。在他看来,每天都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这就是幸福。而他见好就学的人生态度,让他一生受用。

“我不管长寿短寿,我觉得一个人,人生我是,尽其所能,得其所好。因为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喜欢做的事,这就是幸福。每天把每天的事情做好。还有,尽量多的,见好就学。”

注:原创作者:可凡倾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文热点

返回顶部